全集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爱情只是冬眠了在线阅读 - 【21】大仁之夜

【21】大仁之夜

        杜思秋从公司里出来,刚好何又冬又自己主动来找她了。

        她跑过去说:“哎呀,你来得正好,我刚想找你呢。”

        “怎么了。”何又冬从车里探出头来问。

        “今晚你和我去一个地方吧。”

        “哪里?”他边说着边给她开门。

        “有得饮有得吃的地方。”

        “是嘛,那走呗。”

        她想带他去的地方是城南小街的大仁烧烤店,是一家规模甚小,但装修颇为精致的小店。以前念大学的时候,彭滔常带她来这个地方吃宵夜,大晚上的,不管是炎热的大夏天,还是冷得冻死人的大冬天,他总是半夜带她出来,而且很多时候都是只来这家大仁烧烤店。因为彭滔和这家烧烤店的老板唐宥是好朋友。

        唐宥是她从那时候就认识的一个人,他和她所认识的大多数人都不一样。是个十足十的理想主义者,年纪轻轻,但甘愿于待在一个不起眼的小地方,经营一家同样不起眼的小小烧烤店,但是正因为经营者的独特,回头客尤其多。

        大仁烧烤店每天只在中午十一点开张到晚上十二点。他的小店除了烧烤套餐,他自己还会做各种精致的日本寿司和意大利炸酱面,地狱拉面等。

        杜思秋问过他早上不开店的时间用来干什么,他耸耸肩,说不一定。天气晴朗的时候会出去爬山,钓鱼,打网球。天气差点的话,就在家里作油画或是看书。

        杜思秋去到大仁烧烤店,很喜欢和他聊天。他聊天的内容都是围绕他的那些爱好展开的,从不讲房子,车子,金钱。

        所以杜思秋常说像他这样的理想主义者真是少见。她经常帮衬他,但自从和彭滔分手之后,因为害怕触景伤情,她也就很少再来了。

        上次偶然来过一次,重新吃了以前常吃的烧烤黄鱼,味道还是一如既往的美极了。唐宥告诉她最近这几天大仁烧烤店都有优惠活动,邀请她来帮衬。

        优惠活动的主要原因是唐宥和他女朋友打算把店迁到台湾去,走之前搞个特价算作回馈老顾客吧。

        她听说他们要走了,自然是一口答应,当作来给他们送行了。

        现在她和何又冬还真说走就走了,车子一直来到城南的小街,他们在路口下的车,一路步行进了夜市,穿过人群,越过熙熙攘攘的叫卖声,来到大仁烧烤店。

        这是唐宥自己经营的店,上一次她来这里的时候只有他一个人在这里,这一次唐宥的女朋友杜萱也在。

        店里锅炉刚起火不久,客人还不多。唐宥走过来说:“干嘛今天才来,优惠活动早过了。”

        杜思秋干瞪着眼睛耍赖:“我是老顾客了诶,没有特殊待遇?”

        “是,过期不候。”他铁面无私地说。

        “真是有够小气的。你们打算什么时候走?”

        “订了后天的机票。阴天小店就要关门啦。”杜萱也走过来:“看在你今天带了帅哥来帮衬的份上,情侣套餐给你半价。”她还不忘八卦地偷偷瞄了何又冬一眼。

        “谢谢。”何又冬礼貌地笑了笑。

        杜思秋不理会她的好奇心,郑重地把何又冬介绍给他们认识。“行,那就来两份情侣套餐。”

        “喂喂喂,你见过哪对情侣一次性点两份情侣套餐的。真贪心。”

        唐宥难得慷慨一次:“反正是最后一次做她生意了,就给她宰吧。”

        商量了老半天,最后心血来潮改成了自助烧烤。今天的情侣套餐主打原料是洋葱,吞拿鱼,鸭脖子,猪舌和热狗。洋葱和猪舌何又冬都不喜欢吃。干脆要了些金针菇,鸡翅,韭菜,茄子和海鲜丸子,自己动手。唐宥说这就是他赏给他们的特权。

        “什么叫最后一次做我生意,你别瞧不起人,哪天我就突然空降台湾帮衬你们,信不信。”

        “你在台湾又无亲无故,一个人去有什么意思。”

        “哼,走着瞧。”说到台湾她当然没有熟人在那边,要说有也只能搜寻出杨立这一个半生不熟的朋友。一切都是玩笑话罢了。

        “诶唐宥,话说你们俩是怎么想的啊,才几天没见,居然要跑台湾去了。”

        唐宥故意浮夸地换上个苦瓜脸说:“还不是因为我家这位姑奶奶,她呀,整天做着她的台湾梦。

        想想算了,去就去吧,反正我是去哪儿都无所谓的。”是啊,反正他父母双亲都很早便去世了,哪里为家呢,爱人在哪里,哪里就是家。

        杜思秋微微低头,甜甜地微笑。她一直欣赏这种烟火味十足的爱情,很容易被这种烟火味十足的爱情感动得深入心窝的温暖。

        她和何又冬两人围着火炉,开始动手准备吃的。杜思秋扬言只会烤茄子,一个切成两半,用铁叉刺穿后直接放烧烤架上就完事了。其它的一律由何又冬来操作。他把金针菇放到锡纸上,淋上少量海鲜酱和芝麻油,一边说:“你别动。”

        “为什么,我的茄子烤得挺好的呀。”

        “这也叫好?”他把茄子倒过来,那边已经烧成一片黑炭。“你连芝麻油都忘了刷。”

        杜思秋讪讪地摆摆手:“行,何大师你来吧。”

        “你是有朋友在台湾,喜欢台湾吗?”何又冬忽然问。

        她拿了一串海鲜丸子来吃:“是啊,我挺喜欢台湾的。那个还不算朋友,是一个刚认识的人。”

        “你喜欢的地方还真多,京都喜欢,台湾也喜欢。”他漫不经心地点点头:“有机会可以去玩玩,那边美食很多。”

        “看来你去过了。”杜思秋双眼放光。

        “嗯。我外婆是台北人,以前一到寒假暑假就往那边跑。”

        吃饱喝足,杜思秋起身跟唐宥和杜萱告别,也没说什么舍不得或保重之类的话,她想,反正他们去到哪儿都是幸福的,她就不瞎挂心了。

        出了大仁烧烤店,发现外边地面湿漉漉的一片,大概是刚才下过了一场不大不小的雨吧。幸好现在停了。雨后放晴的夜里,空气格外清新。杜思秋下意识地皱了皱眉头。

        “怎么了?”

        “没,就是讨厌雨天。”湿嗒嗒的一片,就是不喜欢。她是个一到下雨天就会缺乏安全感的女孩,会莫名其妙地心慌。

        “你这位烧烤店的朋友还蛮特别,是怎么认识的?”何又冬问。

        “以前经常帮衬,从陌生人光顾成熟客,就变成朋友了。你觉得他怎样?”

        “倒是挺不一样的,从他店里的装修细节可以看得出他是个很有情调的人,但大概不会是个好的生意人。说不定会做赔本买卖。”

        “哦?”

        何又冬继续说下去:“不过各人有各人的活法吧,像他这样的人,可能不会有特别多的金钱收入,但是活得开心,在他眼里大概是此生最重要的事了。”

        “行啊你,还挺会看人嘛。”

        “呵呵,还不是工作锻炼出来的。干我们这一行的,见一个客户,就等于要做好了解一个新朋友的准备。否则什么都业务都谈不了。”

        走着走着,她突然想起前些天办公室某位好事的前辈投诉她迟到早退,薛雁为此讲了她几句。杜思秋方才工作时增强时间观念的重要性,觉得有必要重新买一个手表来戴戴,就拉着何又冬去逛夜市。

        街上男男女女多是出来约会的情侣,手里一杯面筋牛杂,一串咖喱鱼旦,面上尽是张扬的笑容。这里有形形色色的小店和货摊,但出售的多是便宜货。挑来挑去也拣不到合心意的。

        “不然算了,我们走了吧。”何又冬说。

        她的眼睛还在到处瞎晃:“走什么走,还没买到呢,我阴天就要戴。”

        “你又不是学生,干嘛在这里买。戴个小学生手表,不怕别人笑话么。”何又冬说:“现在还不晓得么,职场上什么东西都是身份的代表,容不得你愿不愿意,反正别人就是那么议论上了。”因为常年待在商场里摸爬滚打,何又冬多少会受到一些物质化观念的影响。

        杜思秋可不理睬他的话,她还在看,还在挑,嘴上反驳道:“我们文人可没你们生意人麻烦。一个看时间的工具而已,瞎讲究什么。”

        最后几乎是被他强行拖着才回到路口上的车,他可不想在这里待到大半夜。

        杜思秋对他的耐心很不满意,喋喋不休地说这么不通情达理以后怎么找老婆。然后一眼见到贴在他车头上的罚款单,才幸灾乐祸地笑起来。

        车子停错地方了。他一把撕下潮乎乎的单子,也不说什么,自己先上了车。杜思秋忙识趣地敛住笑容,自己开车门进去。

        何又冬专注地看着前面,车子往闹市的方向驶去。她把脑袋探到窗边说:“咦,你这是要开到哪里去,方向错了。”

        何又冬不搭理她,车飙得很快。然后在一家百货商场前面停下来。

        “我不在这买表。”她连忙拒绝,这里头那些专柜的手表都是名牌货,贵得要命。

        “那你在这里等我。”

        他去了很久。回来的时候手里拎了一个硬纸袋,里面一个小盒子。这情景令她不由得想起那晚看完电影回家,他在半路给她买的牛腩汤粉。八块钱一大碗,隔着旧报纸,手心温暖。

        “发什么呆啊,戴上。”他拆开包装盒,呈现在眼前的是一块黑皮带乳白色表盘的女款卡西欧,设计风格相当简洁。他捏住她的手腕,仔细地替她戴好。“喜欢吗?”

        她回过神来,点点头:“多少钱?”

        “不贵,送你了。”

        “什么啊,怎么就送我了。”她神经质地嘟囔道。

        “喂,我送女朋友一点小礼物,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她想起冯雪刚说过的话,说男人在这方面自尊心特别强。她想想还是不要去挑战好了,于是换上个赖皮的笑脸说:“我这不是替你省钱么。”

        何又冬说:“我不要你帮我省钱,小秋你听好了,我这么努力地挣钱,就是希望我爱的人能够不为钱所牵绊,能够活得自在些。所以,假如你真的为我着想,就好好花我的钱,不要有所顾忌。”

        他是说,他爱的人是她吗?从未亲口听他讲过这样的话。可是她有什么特别之处呢,值得他对她付出爱。。

        她呆呆地听他讲完,想起他那些谈生意被客户灌酒,喝得大半夜在家里吐得一塌糊涂的时刻,眼眶不由得一阵温热。

        /109/109839/285178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