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集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爱情只是冬眠了在线阅读 - 【41】不在你身边那些年

【41】不在你身边那些年

        那天晚上从酒吧回来以后,看到薛雁还在线,就跟她聊了一会儿。

        薛雁问她说,上次姚云迪发邮件找她是干嘛?杜思秋如实和她说了她和彭滔的过去。

        薛雁立刻发了一个冒汗的表情过来:“那彭滔的事你知道么,听说他被何又冬整垮了!”

        “什么意思?!”

        话题一打开,薛雁这才和杜思秋说了她来台湾以后,何又冬的情况。背了黑锅欠下巨债以后,何又冬的公司并没有立刻解雇他,而是让他一边无薪工作,一边偿还债款。

        听陈俊提过一次,那期间,何又冬的母亲因为尿毒症突然去世,妹妹高考虽然顺利,但为了这件事在家里默默哭了很久,父亲又因为组织了新家庭,不方便再常来这个旧家,只在何母葬礼那天来了一回,之后匆匆离去再没来过。

        家里一片混乱,何又冬就这么一个人默默承受这些突如其来的变故,陈俊去看他,他不哭,也不埋怨,就是话少了,容易走神,静静地坐着时不时就有些恍惚的样子。

        陈俊一看他那青黑的眼圈便知道,他昨晚又是没睡好的。那段时间黄颖一直陪伴在他左右,寸步不离。

        这种情况大概持续半年多,后来不知怎么整的,何又冬突然拿出证据证明了彭滔才是真正的幕后黑手,因为被揭发了是故意出卖客户信息,公司高层很愤怒,不但要求他加倍赔偿,还立刻被炒鱿鱼。

        公司领导是考虑到之前冤枉了何又冬对他不公平吧,于是没多久便提出要给他升职,但何又冬拒绝了,还干脆辞职去了别的公司,也就是现在的阳开。

        阳开的领导很重用他,至此以后,他的事业开始有了起色。他和黄颖也开始复合了,正因为她的不离不弃,他大概被感动了,复合后对她的关怀可谓无微不至。

        “何又冬…你是应该恨我的…”她喃喃道,眼泪不知不觉流了下来。

        纪逢开始了新项目的工作以后,却并没有预想的顺利,听说他和何又冬在剧本的内容上颇有冲突,双方因此都弄得很不愉快。

        杜思秋下班后买了许多菜去他家给他做晚饭。她去的时候纪逢还没回来,她手脚很是利索,没一会儿功夫便做出一桌子菜来,虽然都是些家常菜,但是她现在的厨艺水平相比之前可是好了太多了。

        她想纪逢这会儿大概是挺心烦的,她该给他支持让他开心起来。

        但是直到菜凉了纪逢还没回来。杜思秋正准备打电话给他,家里门开了,纪逢在玄关处换上拖鞋,进来见到她见到一桌子的菜倒有些惊讶:“你来了啊,怎么不打电话给我。”

        “我不知道你会这么晚回,菜都凉了,我再给你热一热吧。”杜思秋赶紧起身,她自己也等得肚子饿了。

        “对不起,我已经在外面吃过晚饭了。”

        杜思秋叹口气:“好吧,那我自己吃吧。你今晚加班吗?”

        “嗯,今天本来已经把剧本的方向都定好了,但何总看过之后不满意。”

        “那你打算怎么办呢,改不改?”

        “不改。希望我再改,剧本这东西,整个思路都连贯的,怎能随随便便就改。就算改了,假如我自己不是百分之百的满意,也很难有灵感。”纪逢脸上现出了深深的疲惫,她看着很心疼,自从认识他以来,她还从未见过他如此疲倦过。平日里纪逢的脾气甚至比何又冬还要温和些许,唯有在文学上执着得像是有千斤力量,便是九头牛也拉他不回。

        其实杜思秋之前有看过纪逢正在写的这个剧本,没有大纲,但他给她描述的思路非常清晰,是讲一对饱经风霜的年轻男女在现实面前面临着两难的抉择,经过分分合合,最终听从了自己内心的召唤,一起风雨同舟品读生活真谛的故事。当初纪逢跟她讲了这么个故事的主线,听起来是很平淡的一个故事,后来真正看他写的原稿,才发现,精彩的部分往往都隐藏在细节里面,纪逢写故事,一向擅长如此,他深知该如何去打动他的读者。

        “所以何又冬到底有什么不满意的?!”现在她对何又冬的居心充满了质疑,内心的不满脱口而出,纪逢那精致的面孔上毫无疑问打了无数个问号,他忍不住笑道:“秋秋,没想到你也是个有脾气的女孩子。”

        杜思秋说完自己也觉得语气有些冲了,怪异得很,忙平静下情绪再解释道:“我是说,你写的剧本明明很吸引人,也没什么不合理之处啊,何又冬有什么必要咄咄逼人呢!”

        “他对女主角的选择很是不屑,说风雨同舟太老套了,还不如写个丢下男主角自己出逃的无情无义之女来得新鲜呢。我们为这个争论了很久…外头都传何又冬是个待人谦卑有礼的绅士,在此之前与他有过几次接触,我也觉得他对人是相当和气相当平易近人的,并非胡搅蛮缠之人,如今突然言语刻薄,倒像是我得罪了他一样!”纪逢说完无奈地耸耸肩,自己转身去客厅看杂志,不打算再谈论这件事。

        杜思秋却讷讷地坐在饭桌前吃着一碗冷掉了的白米饭,谁说是事出突然呢,何又冬,他讽刺的无情无义之女,不就是她杜思秋么?

        他要怎么骂她都认了,做了孽就得自食苦果,但纪逢不是这个局里面的人,他那么纯粹,那么热血,根本不该被别人当做棋子来耍弄的。

        第二天,她去见了何又冬,她不知道他在台湾有没有住处,但她知道她在黄颖家附近一定能等到他,而黄颖和她住的同一个小区,这算不算是天赐良机呢。

        这天,她如愿以偿地见到他,黄颖不在他身边,只有他自己一个人从地下车库出来。

        “何又冬。”她的声音轻得连自己都快听不见了。

        阳光在他的车窗玻璃上反射出一线刺眼的光芒,他坐在里面,没有任何言语,没有任何动静,就那么一动不动地盯住她的眼睛,往她的瞳孔里直直地看进去,看得她几乎要逃跑。两个人就是在这静默的对视里,突然看见彼此长久以来的痛苦情绪,她自私逃跑的愧疚,他仿佛遭遇背叛的怨恨,都在这一刻显露无遗。

        “你找我有事?”他摇下车窗微笑,笑容与这暖洋洋的早晨格格不入,那是不带一丁点儿温度的。

        “你应该知道我是为什么事找你…”

        “我不知道!我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他不耐烦地打断了她的话。

        杜思秋无可奈何,她今天来找他绝不是为了撒气而撒气,所以不管他如何羞辱她,她除了忍,还是只有忍。“好,我想什么不重要。那你能否尊重一下你的合作者,既然当初选择了让纪逢来当你的编剧,为什么现在要一再刁难他呢!”

        听到她这番尽量克制情绪的指责,何又冬突然冰着面孔从车里面走出来,一步步逼近,逼着她后退,退到她无路可退:“我刁难他?”

        杜思秋心口一窒,但还是硬着头皮和他较量:“怎么,我哪里说错了,你敢说你没有一点点私心吗,你有什么仇恨直接冲我来啊,大不了我拿命赔你!”一气之下,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讲了什么疯话。她想她的脸色肯定难看极了。

        何又冬退后一步,突然倒又笑了起来:“杜思秋,你别把自己想得太重要了,这些年过去,你以为,何又冬还是当初的何又冬么?”

        杜思秋抬眼看着眼前这个曾经熟悉而今又陌生得令人惶惑的男人,心里有说不出的难过在猛烈翻涌:“我没说我重要,只是想告诉你,是男人就不要玩这种幼稚的把戏,纪逢…他是我来台湾以后遇到的对我最好的男人,我不允许任何人伤害他。就算是你,也不行!”杜思秋说完,趁他不留神使劲儿推他一把,把他推了个趔趄,自己方才消了火气转身离开。

        何又冬愕然望着她莽撞离去的背影,良久,方才上车离去。

        这次不愉快的谈判过后,杜思秋私下里有些后悔,深怕何又冬会被她激得恼羞成怒,反而给纪逢添麻烦。后来才知道自己多虑了,听纪逢说何又冬那边现在不给他施加压力了,审核剧本的事情现在交给其他人去做,他很少再过问这些事。纪逢不多久便完成了创作。

        剧本创作接近尾声,新剧便准备开始拍摄了。纪逢经常要往剧组跑,他去工作,杜思秋也去工作,她做得很不错,现在已经有一大帮学生了,有些学员过来培训的日期不过几个月,但大家都挺喜欢她这个小老师的,没事儿还回来给她送点特产,闲聊几句说说近况。这样的日子让杜思秋觉得自己的工作虽然平凡,却很有意义。

        纪逢在剧组工作的日子里,杜思秋从来不去探班。后来有一次是纪逢让她给送件外套过去,她才去了趟剧组。天有点灰,杜思秋把外套交到纪逢手里便急匆匆地走了,她说得早点回去,否则等会下雨就惨了,实际上是怕碰到何又冬会尴尬,她不知道自己心里的愧疚感要一直持续多久。

        偏偏是怕什么来什么,人还没走几步远,便跟何又冬和黄颖打了个照面,三人的脸色都诡异得不行。新欢旧爱偶遇,总是格外狼狈。还是黄颖最先反应过来,首先寒暄两句,然后说:“你这么急着走可不行哦,快下雨啦。”她微笑的样子很好看,这让杜思秋有些妒忌,想起自己去参加彭滔的婚礼,姚云迪不带任何心机地对她微笑,也是美得让她嫉妒。后来仔细想想才知道,那时候她那么伤心,未必是还放不下彭滔吧,那只是女人之间的硝烟罢了。她只是为了自己的落败而不甘。

        何又冬,现在我对你也是如此,对么??

        纪逢也竭力劝她留下来,免得等下到了半路下起大雨可就糟了。跟着纪逢在摄影棚里面坐,装作不经意地瞟过去,偷看何又冬和黄颖亲密的一举一动。这个曾属于她的男人,他对她的好从此一去不复返了。

        /94/94243/209890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