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集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斗罗之封号白胡子,震碎神格在线阅读 - 第四十二章 我这当爹的不能忍

第四十二章 我这当爹的不能忍

        就在众人无力之时,武腾也是被轰出了斗魂台,遗憾败北。

        “我们院长说你们皇斗将是最大之敌,先来看来,简直垃圾的一匹,一群乌合之众而已。”

        呼延世双手抱胸,俨然有一种我于人间全无敌的感觉,大笑道:“大声告诉本大爷,还有谁?”

        霎那时间,他只感觉眼前一黑,视野全无。

        “握日,麻袋?”

        众人尽皆一惊,旋即脸色便是一喜。

        念星星念月亮,传说中的水鬼水月回来了。

        “还有你老爹我。”

        只见水月行云流水,对着麻袋套头上的呼延世就是一套军体拳,外加闪电五连鞭,根本就没带喘气的。

        打也打爽了,水月也是将麻袋取了下来,看着鼻青脸肿的呼延世,伸出右手并咧嘴一笑道:“小子,你很牛逼啊,做我儿子吧。”

        偷袭就偷袭了,居然还口出狂言侮辱。

        呼延世顿时火冒三丈,咬牙切齿一阵叫骂:“去提莫的,有本事正面对抗啊,偷袭算什么本身?”

        见不识好歹,水月也是眉头一挑,麻袋再次套上,又是一阵锤。

        这一次可不一样了,每一击都带着震震之力。

        咔嚓之声连连响起,围观的众人已经不知道那是呼延世骨骼碎裂的声音,还是水月打出的特效了。

        啊~~

        众人只听到呼延世发出一阵惨叫,旋即整个人便倒飞而起,狠狠砸进擂台底下,昏迷过去。

        呼延世昏迷,水月收招。

        啪啪~~

        水月淡定的拍了拍手,对着跟随呼延世来的阿猫阿狗道:“切,还说是魂尊呢?连我轻轻的抚摸都扛不住,你们几个赶紧把他抬走。”

        皇斗学院的众人,目露敬畏看着这个瘟神。

        “这家伙是魔鬼吧!!”

        居然光天化日之下麻袋套头,一阵偷袭,这还真是水月的一贯作风啊。

        要知道,在这短短半年时间里,水月作风强悍不讲理,做出了很多疯狂的事情。

        只要惹到他的人,都会在走夜路之时被套上麻袋胖揍了一顿。

        可以说,他现在已经完全摆脱了风云孤儿的外号,成为了不少人闻风丧胆的水鬼。

        毕竟这家伙,连他的班导师杨灼其都不放过,对其多次敲竹杠。

        “.......”

        见到水月如此,杨灼其也是一脸无语,这未免也太....卑鄙了。

        不过,倒还是有点爽,谁叫象甲学院这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前来挑衅的。

        象甲学院之人也听到水月的话,行动也是十分麻溜,准备直接将呼延世抬走。

        “水哥,你可回来了。”

        见水月回来,武腾上来抱着腿便哭天喊地,述说着自己被呼延世暴揍的辛酸,踢都踢不走。

        “等一下。”

        听着武腾一把鼻涕一把泪,水月也是无奈,顿时虎躯一震,对着象甲学院之人开口道:“呼延世是带头来我们学院踢馆对吧?”

        象甲学院众人点了点头。

        “还敢打我儿子,我这当爹的不能忍。”

        水月说完,也就直接凝聚了空气中的液态水,然后控制水无比准确的落在了呼延世的脸上。

        ??

        武腾满脸黑线的看水月,暗道什么时候成他儿子了?

        随着冷水洗脸,昏倒的呼延世也是逐渐恢复了清醒。

        当他醒来,发现出现在视野之中的水月,在愣了好一会儿之后,也是陡然意识到了什么。

        “你不讲武德,竟然来骗,来偷袭我。”呼延世当前怒火中烧,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面前之人,恨不得吃掉这家伙。

        “你也可以来摸我的夜螺丝啊。“

        水月摊了摊手,也是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样。

        一下子,呼延世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心里也是有种冲动,要狠狠的教训一下这个混蛋,否则这口恶气难平。

        不管怎么样,自己身为象甲学院的学生,在学校之中更是有头有脸,被这么一个黄毛小子偷袭,这口气怎么能够咽得下去。

        “有种正面对抗?”呼延世指着水月的鼻子,挑衅道。

        水月邪魅一笑,道:“你以为为什么会把你弄醒?”

        语罢,水月直接跳上了斗魂台,对着呼延世竖起了国际友好手势。

        呼延世怒了,虽然他不懂那手势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总感觉是不好的。

        他直接跳了上去,体内魂力狂涌,钻石猛犸的气势爆发而出。

        整个斗魂台都在剧烈的颤抖,就连斗魂台下面的学员们都能清晰的感觉到呼延世的愤怒。

        “来吧,别浪费时间了。“水月淡淡一笑,眼神充满了嘲讽。

        呼延世也懒得废话,一记横踢向水月袭来。

        “啊打!”

        咔嚓~~

        只见水月猛砸空气,呼延世所在的空间宛如无形的镜子一般碎裂崩塌,同时,一股恐怖的震荡之力向他扩散而去。

        这一刻,他只感觉四肢百骸剧痛袭来,五脏六腑更是震荡不已,仿佛有恶魔在撕扯着身躯,宛如自己被五马分尸一般。

        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

        呼延世那魁梧之躯轰然落下,直接砸在了斗魂台上,凹坑随即出现。

        水月耸耸肩,一脚将晕倒的呼延世踹下台,指着象甲学院之人说道:

        “我告诉你们,打了我儿子,那只有当爹的出手了!”

        “好了,赶紧抬走.....”

        无数人震惊,不禁咽了咽口水。

        就连象甲学院众人都感觉到窒息了,个个目瞪口呆。

        皇斗学院这家伙,是不是太剽悍了?

        一拳就干掉了呼延世?

        呼延世在整个象甲学院,可都是数一数二的,可是在他的手下,怎么连一拳都没有撑过去?

        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怪物啊?

        可怕就连呼延世自己都未曾想到,会在一个人手中被打晕两次。

        在他们将呼延世抬走的同时,水月也是开口说道:“我说老杨,你们不行啊,象甲学院都上门挑衅了,结果还忍气吞声;最可恶的是竟然眼睁睁看着我儿被打?”

        我尼玛。

        怎么就忍气吞声了?

        呼延世可是象甲学院的佼佼者,等同于天斗级学员一班那几人。

        可屋漏偏逢连夜雨,一班那几人不在,总不能老师下场吧?

        况且不是有学员下场吗?只是没打过而已。

        杨灼其嘴角直抽搐,武腾也有种想骂娘的冲动。

        “水月啊,人家是光明正大的挑战,你这偷袭....搞得我们皇斗学院脸都丢尽了……”唐奥见缝插针,阴阳怪气找茬道。

        “啥?难道我刚才不是光明正大吗?唐导师,你可真逗。”水月摆手笑道:“况且,自己学院的学员都被揍,你还如此替他们说话,你是何居心?想跳槽去象甲学院吗?”

        水月本就和唐奥互相不对付,见后者如此阴阳怪气,自然也不客气。

        当人群消散,唐奥也是眯虚着双眼,面色阴沉看着水月离去的背影,脑海中的思绪也是飞速流转,在思考如何坑水月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