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集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斗罗之封号白胡子,震碎神格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七章 我们是经过专业训练的

第五十七章 我们是经过专业训练的

        当晚,水月为了庆祝首战告捷,也是拉上了武腾和沈京兵,跑到校外烧烤摊吃烧烤去了。

        “俗话说吃哪儿补哪儿以形补形,来来,邪兄整一串羊腰子。”

        说着,水月便将手中的羊腰子大串递给了沈京兵。

        沈京兵一愣,随即哈哈大笑道:“这个嘛,我觉得武兄可能更需要补补。”

        “我?为什么?“武腾有些疑惑的问道。

        沈京兵嘿嘿一笑,说道:“你的肾亏,你自己最清楚不过啦,是要好好的补一补才行,不要等到将来老了,那就不好咯。“

        “你....你.....你个死家伙!“

        武腾神色自然,只是狠狠的瞪了沈京兵一眼。

        “哈哈哈...“

        众人大声的笑起来。

        “好啦好啦,咱们快点喝酒吧,来,邪兄,武兄。“水月端起桌子上的酒杯,向两人示意道。

        武腾和沈京兵点点头,端起面前的酒杯与之碰撞。

        “对了,邪兄,在黑市下好注了吗?”

        “必须的必啊,你就放一万个心吧;况且,因为你今日的强势,连拍卖行都公开开盘了,凌晨之前都还可以下。”

        “哦,这样吖;我只是有些担心开盘的赌坊卷钱跑路,那我可就亏大发了。”

        “怕个der,我是直接以家族的名义下的注,我还不信那些家伙敢跑路,毕竟需要掂量掂量后果的。“沈京兵满脸自傲的说道。

        闻言,水月顿时咧嘴一笑:“那我可就放心了,这一次必须大赚一笔才可以,让黑市赌坊也吐吐血。”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谁叫他目前那么缺钱呢,一切就当劫富济贫吧。

        “我yue,听你这么说,我不禁感觉到背后凉飕飕的。”沈京兵顿时嘴角一抽,仿佛自己的背后有冰水浇下一般,而且还有人用手在擦拭着后背一般。

        “额....你看看后面。”水月伸出手指指了指。

        沈京兵顺着手指的方向转过头去,顿时下了一跳:“啊耶,你走路怎么无声无息的?站在我背后干嘛?”

        直到这时,女服务员这才一脸尴尬的开口:“这位先生,不好意思,刚才我不小心把冰镇饮料洒在你背上了,正在用纸巾擦干。”

        闻言,沈京兵也是眨巴眨巴眼睛,随即反应过来:“哦.尻...原来如此是真的啊。”

        女服务员脸色有些难看,生怕作为顾客的沈京兵发火,但是却没有想到的是沈京兵却突然转身看着她问道:“没事,我自己来吧,你下次注意点吧,小姑娘。”

        紧张兮兮的女服务员听到这句话顿时松了口气,心中暗暗庆幸,还好是一个善解人意的男生,要不然这下麻烦可大了,可能到时自己不仅没有办法交代,甚至连工作也会丢掉。

        噗~~

        哈哈哈~~

        可听到沈京兵说的话,水月和武腾都不禁笑出了声,一口气水喷了出来。

        “噗哈哈哈......你真是太逗了......噗哈哈哈......“水月笑得都快岔气了。

        沈京兵也是一脸郁闷:“喂喂喂,你们笑什么啊,我说错了吗?”

        水月连忙摇头,只是嘴角的笑容却始终止不住:“没.....没有,你看错了;我们是经过专业训练的,无论多好笑都不会笑。“

        “除非.....忍不住。”

        话音刚落,两人又是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喂,我没有在跟你们开玩笑,不许笑了。“沈京兵怒视着二人,不满的说道。

        水月和武腾连忙停止了笑声,异口同声道:“嗯好,好好....“

        咬下了一口鸡翅膀,武腾也是发言道:“对了水哥,你下注了近三十万金魂币,若是赢了,可是两百多万的金魂币,到时候怎么分啊?”

        “才两百多万啊?”闻言,水月也是不禁皱起了眉头,想起了之前沈京兵说拍卖行开了新盘口可以下注。

        话语一落,武腾和沈京兵顿时被震惊得异口同声道:“才两百多万?”

        这一瞬间,他们甚至觉得嘴里的烧烤不香了。

        武腾撇了撇嘴,骂骂咧咧的道:“水哥,站在专业的角度分析,你这个逼装的不够出彩,还缺少一些细节在.....”

        可他一句话还未说完,水月便是虎躯一震,拍桌站了起来。

        而后在众多古怪目光下,一忽溜儿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只留下一句有着回响的话:“邪兄,你结下账,我有点儿事要去做。”

        看着水月消失的方向,沈京兵与武腾对视了一眼,而后侧过头用头指了指:“这家伙....是逃单了吗?”

        “额....好像是的....”武腾愣了一下,继续道:“你带钱了吗?”

        “水哥说他请客,我就没带,你呢?”

        “我也没啊……”

        一时间,烧烤摊边的两人陷入了尴尬的气氛中。

        ………

        咚咚咚~~

        一回到学院的水月径直奔向天斗区域,来到了班导师杨灼其的宿舍门外敲着。

        “老杨,在不在?”水月站在门外道。

        很快,门内便传来声音:“他不在。”

        “快出来,我有大事要跟你商量商量。”水月催促着。

        没一会儿,杨灼其也是穿着睡衣睡裤,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推开了门,满脸怨气跟个小怨妇一般。

        “还以为你不在了呢?”

        “额,不出意外的话,我应该还能在几十年。”杨灼其眯虚着双眼,抱怨道。

        “嗯...好....可不得在嘛。”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我来借钱。”

        “再见。”

        啪~~

        宿舍门已然关闭,只剩下水月独自一人忍受冷风吹。

        水月顿时嘴角抽了抽,暗道果然一谈钱,就直接全剧终。

        “老杨老杨,睡了没?”

        “睡着了。”

        “好的,那我进来。”

        只听见咔嚓一声,宿舍门完全就跟摆设一般,被水月一拳给震得稀巴烂。

        “哎呦....你个臭小子,进来干嘛,还破坏公共财产,赶紧滚蛋滚蛋滚蛋!!“

        杨灼其见到破门而入的水月,也是满脸黑线,暗道这小子真是越来越放肆了,现在连门都敢砸。

        不过,他倒是也没有真正生气,毕竟水月这小子相当于是他的得意门徒,满意的很咧。

        看着水月,杨灼其黑着脸,面无表情的开口:“说吧,为什么借钱?”

        “最近缺钱缺的厉害,借我点,到时候双倍奉还。”水月满脸笑嘻嘻的开口,显得颇为有素质。

        “缺钱啊?十个金魂币够不够?”杨灼其道。

        “卧槽,老杨,你打发叫花子呢。”水月一脸郁闷的望着杨灼其。

        随后在水月的死缠烂打和卖萌耍宝之中,终于是借到了八万金魂币。

        看着手上的钱,水月是一脸笑意。

        而借出钱的杨灼其,却是满脸的愁容,千叮嘱万嘱咐道:“臭小子,这可是我这些年省吃俭用外加兼职打工的所有家当,也不要你利息了,你早点还我就行了。”

        “着啥急呢,等着吧.....”

        说完,水月便是摆了摆手,转身离去。

        “唉.....“杨灼其望着大门破损透风的房间,不由的叹了口气。

        在午夜到来之前,水月也是将正在烧烤店苦逼洗盘子的武腾和沈京兵捞了出来。

        最终,下盘口关闭之际,强迫了沈京兵替自己把八万金魂币全部下了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