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集小说中文网 - 武侠小说 - 人世见在线阅读 - 第六百三十二章 还真是谨慎啊

第六百三十二章 还真是谨慎啊

        很快红衫城以及周边的地图便被取来凌空展开,云景快速浏览。

        整个红衫城西高东低,但落差并不是太大,不超过百米,整体呈现不规则的长方体,横跨全城最长三百四十多里,最宽则在两百九十里左右。

        如此庞大的区域屋舍绵延,曾经有一千多万人生活在这片区域,更有无数人来这里淘金扬名,但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都只生活在不大的区域,终其一生也无法逛遍全城。

        这张地图一丈方圆,对于整个红衫城的刻画还算精确,只是以当下技术还无法准确描绘每一个地方,大致还算清楚的,不过这张地图仅描绘的是红衫城罢了,周边最多也就描绘了一二十里的区域。

        快速浏览下来,云景道:“再取一张地图来,要有红衫城周边至少千里范围!”

        “云大人,只是包含红衫城和周边千里区域的地图没有,但有周边几个州府的地图可以吗?”柴世林开口道,来之前他们还是有所准备的。

        点点头,云景说:“可以”

        接着又一张地图拿来展开,地图上是周边四五个州府区域,横纵三千多里。

        找到地图上红衫城的位置,云景再打量一下周边,旋即伸手指向地图上某个区域,然后看向洪崖道:“前辈,这个地方距离红衫城一千一百多里,地图上显示周围三百里内大部分是湖泊,另外一部分则是荒山野岭,几乎没有人烟,所以,到时候动起手来,还请前辈将最强的异域圣主下办法带到那里去战斗,之所以如此,一来前辈你们这种层次的战斗余波我们无法承受,再则也避免了你们战斗起来将红衫城毁掉,最后你们在那里战斗也不至于殃及无辜”

        洪崖睁眼点头道:“好,老夫会想方设法将对方带去那里的,它就交给我了,至于红衫城就靠你们了”

        话音落下洪崖就闭上了眼睛,话说得轻松,可敌人是什么样的目前都不了解,如何才能将对方带走?自己真的能应付下来吗?

        不过事已至此,没有任何退路了,无论如何都要做到,做不到也要做到!

        这里的圣主意志载体或许还未彻底孕育完成,但估计也差不了多少了,比之边岭城的气息强大了十倍,洪崖要全身心的投入去对付它,无暇他顾,所以他们这个层次的战斗必须要放到人烟稀少的地方,若在红衫城,天崩地裂之下这里的一切都将被毁去,在这个区域内的人还有活命的机会?即使有那么几个幸运儿又有什么意义?

        神话境啊,据云景了解,他们最直接的破坏力恐怕堪比他前世记忆中的沙皇炸弹了,尤其是他们不顾一切的战斗起来余波也是无比可怕的。

        生死之战的时候,谁还顾及得了控制余波?

        和洪崖商量好之后,云景的目光则是看向了第一张地图,脑海中快速闪过各种念头,飞快分析终结道:“异域圣主有前辈应付,可我们的任务也无比重要,笔直前辈要面对的危险也不遑多让,大家要有心理准备!”

        说到这里,云景顿了一下继续道:“我们目前这里大概有十万人,都是精锐强者,其中真意镜四十三个,有七个是真意镜后期,十五个是真意镜中期,余者是真意镜初期,然后先天境界七百九十六人,后中期分别是八十五,一百六十六,余者全是初期,剩下的全都在先天境界以下”

        把自己当下了解的数据大致说了一下,这些对云景来说都不是什么难事,后续源源不断奔赴而来的人马里面自然也有先天乃至真意镜的强者,但数量绝对不及当下的五分之一,如此多的高手调集,已经是桑罗王朝在确保其他地方尽量维持稳定前提下的最大努力了,一个国家肯定不止这点高手的,但很多地方不能轻动。

        大致数据说了一下,云景没有停顿的说到:“接下来,我们要将整个红衫城包围,确保不放走任何一个人奸,我知道这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我们必须要做到,因为放跑一个都将后患无穷,人奸组织的诡异发展速度大家心头都清楚,我就不过多描述了,战斗过程中,优先击杀人奸组织里面的圣使,你们无法辨认的话,就杀最强的那一批好了,我也会尽量协助大家将其标注出来”

        其实只要把人奸组织的圣使以及异域降临的圣主解决,以目前的形式来看,桑罗完成的人奸之祸大概率就处理得差不多了,后续必定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可目前最重要的是这些。

        而云景之所以要说不放走任何一个人奸而不是仅仅针对圣使,是因为云景不想让他们抱着侥幸心理,现在的情况是有进无退,唯有你死我活的孤注一掷方能决定最后的成败。

        当没有退路以及高压之下,一个人是会爆发出很大潜力的,这些只是一点微不足道的心理暗示。

        以目前的十万人封锁整个红衫城,还要确保不放走任何一个人奸,正如云景所说,那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但又必须要做到!

        听他这么一说,饶恕在场的高手不少亦是沉甸甸的,面容凝重,却没有任何人提出质疑,也没有人说消极的话,不成功便成仁就是当前的写照。

        云景的话还在继续,道:“人手具体如何分配大家商量着来,你们彼此更加了解,我就不胡乱指点了,但人手的分配要确保一个目标,那就是封锁红衫城不放走任何一个人奸,现在继续听我说,大家也可趁这点时间在心头想想要如何配合才能确保将红衫城封锁的问题……”

        “……之前我说我们的任务很重也很危险,笔直洪前辈也不遑多让,是因为我们不但要封锁整个红衫城确保人奸无法离开,我们更是要将他们永远留在这里,所以大家明白我为何如此强调了吧?封锁是其次,消灭才是目的,而封锁已经几乎不可能了更何况消灭?我和大家的心情都是一样的,知道那几乎不可能,但又不得不做到”

        “这还不是我们任务的全部,此外,在封锁红衫城以及消灭人奸的主要目的下,我们还得尽可能的救人,救红衫城里面的人,虽然红衫城目前已经死去了数以百万计的人,可剩下的民众我们也不能放任不管,所以大家明白我们接下来要面对要做的是什么了吧?没有退路,无论如何这三个目的都要尽量去做到”

        “行动分三个阶段,首先是商量人手封锁红衫城四个方向,然后尽可能的击杀人奸,最后才是下办法救人,这三个阶段也可以同时进行,但优先程度按我说的顺序来”

        “我们后方还源源不断的有人马在汇聚,一开始的行动无疑是最艰难的,只要我们坚持下去,后续人手的到来天平就会逐渐朝着我们这个方向倾斜了,大家明白了吗?”

        说完云景目视众人,时间不等人,他已经说得尽量精简,但该交代清楚的还是得交代清楚,任何遗漏都可能导致颠覆性的后果。

        洪崖在边上安静的听着,对于云景的安排暗自点头,如此情况下他还能安排的井井有条而非让人一窝蜂冲上去这点就难能可贵了。

        很大时候,不怕敌人强大,就怕自己自乱阵脚啊。

        在云景话音落下后,柴世林当即开口道:“云大人,你所说的我们这边的真意镜人数,是不是多算了四个?”

        “不,我没说错,其中图前辈他们也算在其中的”,云景第一时间回答道。

        从大离跟着云景而来的熊放和宋岳闻言脸色微变,正要说什么,却被图波抢先一步沉声道:“云大人,我们的任务是负责保护你的安全,此战我们自然是要参与的,但你的安全才是我们的第一要务!”

        哪怕当下这样的局面他们也没有忘记自己的职责,并不矛盾,毕竟云景这段时间以来的所作所为已经充分证明了他自己,说句不好听的,红衫城即使无法拿下也要保证他的安全,毕竟云景一来才多久就将人奸组织逼到了绝路?在此之前那可是整个桑罗王朝举国都没办到的事情。

        一次不成功还能接受,但云景是万万不能有任何意外的。

        对此,云景没说什么大义凛然的话,更没说什么自己一个人哪儿比得上千千万万人这种冠冕堂皇的言辞,而是道:“几位先生只管把精力放在红衫城以及猎杀人奸即可,晚辈的安全自己还是有把握的,说句不怕你们笑话的,红衫城那里,除了异域圣主降临的意志之外,余者想要我的命没谁能做到,并非晚辈盲目自大,而是有这个底气!”

        关于这点,云景真没吹牛,可却要其他人信啊,毕竟云景的武道修为也才先天初期罢了,修为虽然不代表战力,可也是基础的衡量标准,先天初期再如何厉害当下局面又算得了什么?

        正当熊放他们欲要反驳的时候,洪崖开口道:“关于云小子的说法,我可以作证,所以你们按他说的做吧”

        有了洪崖这句话背书,其他人自然是说不出反驳的话来,只是云景一个先天初期的修为如何能保证自己的安全?这是在场几乎所有人都下不通的问题。

        但洪崖都那么说了,时间紧迫,自然没必要在这个问题上过多纠结。

        于是云景道:“事情就这么定下,诸位没有任何意义的话,就开始商量人手分配事宜,细节我就不参与了,想来诸位比晚辈更在行”

        外行指挥内行这种事情是要不得的,云景只是制定大方向,细节自然有人去完善,免得胡乱瞎指挥反而坏了事儿。

        很快人们就开始商量起来,最终决定分为四个方向封锁红衫城,每个方向由一位真意镜后期顶尖高手牵头,而这样的存在当下足有七个,剩下的三个则是游走四处随时支援。

        真意镜的武者天下少有,也就一个国家才能一下子聚集一堆,而真意镜后期的顶尖高手真心不多啊,可谓凤毛麟角,这个阶段几乎已经走到武道的尽头了,再近一步就是超脱凡俗的神话境!

        是以饶是这次行动桑罗王朝尽量抽调,加上云景的四个护卫也才七个而已。

        至于行动起来后云景本身如何分配人们却是没提,把他排除在外了,他们下意识的觉得云景应该坐镇后方而不是去涉险,这种心态很普遍,毕竟他在把控大方向,若是他都参与进去了谁来掌控大局?

        他们目前才十万人左右啊,实际上是不到的,却要分散开去封锁红衫城,而红衫城一圈下来都上千里了,所以云景才一再强调那是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完不成也得完成啊。

        好在并非是要人挨人拉起一条完全包围的防线,各个地方安置人手,再有高手分析敌人动向做出指挥即可,否则人数再多十倍都做不到彻底包围红衫城。

        日头渐高,时间不等人,待商量得差不多后,云景便下令道:“一刻钟时间吃东西补充体力检查装备,一刻钟过后行动,诸位,已经没有退路了!”

        “遵命!”

        随着云景一声令下,目前汇聚而来的人马立即进行战前准备,几乎都已经做好了有去无回的打算。

        接下来的行动之后,这里还有多少人能活着?又有多少人能看到明天的太阳?云景没说什么大家保重战后还能看到大家这样的话,因为没意义,还会给大家增加心理负担。

        一刻钟时间很快过去,汇聚而来的不到十万人当即行动起来奔赴各方,没有互道珍重,因为大家都有同一个目的,国家命运如何在此一举,为了这个目的值得付出一切。

        为了国家为了万民,他们都是英雄!

        或许他们死了都没有世人知道他们,但他们的所作所为总会有人记得的。

        大部队分散离去,很快这里就人去楼空了,但还是留下了百十来个人没走,云景柴世林冷无双都在这里。

        云景要把控大局,冷无双是他的副手,而柴世林负责配合调动人手,是以他们得留下等待后续人马到来进行安排。

        他们要是都走了,后面赶来的人估计得傻眼不知道做什么。

        此外洪崖也没走,他在养精蓄锐,需要等到先头部队到达指定地点后才行动,到时由他直奔红衫城内的那个洞窟引出圣主意志载体,想办法将其带走在远方消灭,至于他带走圣主意志载体后红衫城的局势他就无法兼顾了。

        他能否消灭得了圣主意志载体还是个未知数呢。

        红衫城面积太大,十万人奔赴四方不可能穿成而过,尤其是对面,得绕过去,那可是几百里路途,再快也是要花时间的。

        时间一点点过去,晌午十分,经过长途跋涉,又有青苗郡聚集的一队人马陆陆续续赶来,他们比先头部队晚了近五个时辰,但数量更多,多大二十三万,只是这批人马里面高手寥寥罢了。

        当这些人到达后,云景他们立即安排休息准备迎战,同时将之前商量的方案吩咐下去。

        这批人马长途跋涉而来,也仅仅只是休息了半个时辰,便得到命令奔赴各处了。

        同时养精蓄锐的洪崖睁开眼睛,以他自己的方式了解道之前的先头部队已经到达相应位置,于是开口道:“老夫也得行动起来了,不过在此之前,第二批到达的人马速度太慢,到达红衫城对面方向要花不少时间,所以就由老夫送他们一趟吧……”

        不待他把话说完,云景果断开口道:“前辈,万万不可,晚辈知道你有能力送他们一程,但那可是数万人,前辈的精力不应该浪费在这上面,每一分精力都得用以面对异域文明的圣主意志载体,晚辈明白前辈的意思,怕红衫城对面那个方向人手不足得不到及时补充,但那边安排的高手更多,足以弥补这点,能拖到第二批人马过去的!”

        被云景打断洪崖并未生气,而是想了想点头道:“那便如此吧,老夫去了”

        说完他的身影眨眼间消失不见,直奔红衫城内部那深渊般的洞窟。

        当他走后,云景几人看向红衫城方向沉默不语,该安排下去的都已经安排了,最终结果会是什么样?国家的命运又该走向何处?

        当洪崖深入红衫城内后,他所过之处一个个四处屠杀的人奸不分强弱,但凡看到都将其灭杀,以这样的方式尽量减轻各方面的后续压力。

        实际上最好的办法是由他出手直接镇压全城,先将人奸全部消灭再集火异域圣主意志和它的载体。

        这个办法当然是好的,能尽最大限度减少伤亡以及阻止异域圣主意志的载体孕育。

        然而谁都能下到的办法敌人怎么可能下不到?这也是为什么前两次云景和洪崖单独行动的时候都第一时间针对异域圣主意志的原因。

        就比如现在,洪崖冲入红衫城后,沿途灭杀人奸下要给各方减轻压力,但那也得已经降临的圣主意志同意才行啊。

        当洪崖行灭杀人奸的举动后,那深渊般的洞窟中出现了一声响彻天宇的恐怖咆哮,声浪滚滚冲上高空,将为数不多些许白云都震散了,虚空都被那恐怖的咆哮震得肉眼可见的扭曲。

        比之那恐怖咆哮声浪更快的,则是两道漆黑的光芒从深渊般的洞窟中冲出,其中一道直奔洪崖而去,那道黑色的光芒恐怖无铸,所过之处虚空都在扭曲,余波辐射出去几里范围内的一切都在泯灭成飞灰!

        它直奔洪崖而来,好似一面漆黑的天幕扩散瞬间将其包围!

        洪崖欲要灭杀人奸,那深渊洞窟中的存在就针对他出手。

        同时,另一道黑色光芒则是冲向远方,扭曲了天宇欲要灭杀红衫城西边桑罗王朝已经到达了指定地点的人马。

        以彼之道还施本身,洪崖杀人奸它就杀桑罗的人,这就是一个无解的问题。

        嗡~!

        虚空扭曲,笼罩洪崖的黑色天幕一震轰然破碎,圈圈恐怖波纹横扫四方被脱身而出的洪崖抬手抹平未能造成大面积破坏。

        与此同时,洪崖抬手朝着远方并指如刀一挥,依稀可见一道透明的恐怖刀影横跨天际追上了另一道黑芒将其劈碎,这才没有造成黑芒落下将桑罗布置的人手灭杀。

        事不可为啊,洪崖见无法多宰一些人奸,否则对方也会出手,不得已,只能孤身冲入了深渊般的洞窟之中。

        前两次在三水城和边岭城,那里的圣主意志都没这里强大,洪崖所过之处还能杀一些人奸,可在这里却是不行了……

        云景他们站的地势较高,能够看到红衫城内洪崖只身进入洞窟的画面。

        就在洪崖进入洞窟去针对异域文明圣主意志载体的时候,云景身边却是异变突起。

        站在云景身边的冷无双先天后期的修为猛然爆发,间不容发他都来不及拔出腰间利剑,直接并指如剑指刺云景心口要害!

        这一切来的太突然了,谁也没想到他会突然对云景动手。

        冷无双指尖吞吐尺许凌厉锋芒,金色先天罡气锋锐无匹,些许金色剑罡之上居然有着山川湖泊的景象,这一击仿佛蕴含斩天灭地的威势!

        他目光冷冽,看云景的双眼冰冷无比,丝毫没有之前谈笑风生无比配合的神色,有的只是像要喷薄而出的冰冷杀意。

        作为大离三杰之一,冷无双武道修为是先天后期,可他这一击蕴含的威势,分明已经摸到真意镜的门槛了。

        出其不意的一击全力出手,针对的还是先天初期的云景,这是分明没有给云景丝毫活路的意思。

        “冷无双你在做什么!”边上的柴世林感觉到动静立即将视线从红衫城收回脸色大便咆哮到,伸手就要阻止,可明显来不及了,甚至他说话的声音都没冷无双动手的速度快,第一个字还未来得及出口冷无双指尖锋芒就要刺入云景心脏!

        眼看冷无双就要得手,甚至他本身似乎都已经看到了云景死亡的画面。

        可就在这个时候云景却是回头看向了冷无双,一脸似笑非笑的玩味,仅仅一个轻微的侧身便躲过了冷无双一击,速度快到原地留下一个残影被冷无双指剑撕碎。

        躲过一击的云景没有给他第二击的机会,右手闪电般握拳,拳头之上闪过一丝银色金属光泽,眨眼间这一拳就轰在了冷无双的心口!

        云景的身体素质何其强大?仅仅是体魄就堪比千锤百炼的金铁了,常人拿着刀剑劈砍都别想给他造成丝毫伤害,力量更是在踏足先天境界之前就超过了十万斤的恐怖程度,而今踏足先天境界几年力量更是淬炼得翻倍还多,加之这一拳还施展了拳法,威力连一般点的真意镜后期都别想硬抗。

        噗~!

        在云景这一拳之下,冷无双的胸腹直接被一拳贯穿。

        云景这一拳太快太强了,恐怖的力量压缩空气于手臂周围形成了一层压缩空气层,贯穿冷无双胸口后鲜血飞溅不但没有沾染到他身上丝毫,反而还将冷无双的身躯从胸口中拳位置直接打爆!

        气浪翻滚炸裂,鲜血内脏混合骨渣乱飞,方圆百米可谓飞沙走石,肉眼可见的波纹扩散。

        冷无双下半截身躯滚落出去,上半截肩膀往上的部分则掉落在几十米外翻滚了几圈才停下。

        甩了甩手臂上不存在的血迹,云景看向冷无双的上半截身躯平静道:“能忍到这个时候才出其不意的动手,你也算谨小慎微处心积虑了,还真能忍的,那么多人奸被我找出灭掉,那么多没有被虫子寄生的内应被我认出,就你还在隐藏,亏得你之前还忍得住”

        说话的时候,云景轻轻摇头,示意周围紧张的人们稍安勿躁自己没事儿。

        见云景不但没事还反杀冷无双将其身躯一拳打成两节,柴世林松了口气的同时又暴怒无比,差一点云景就死了啊。

        同时,云景居然在间不容发间以先天出去反杀先天后期冷无双且自身无碍,他有点释然云景之前为什么说自身安全不用他人刻意保护了,有这样的手段,除非真意镜谁能伤他?

        怒视冷无双的上半截身躯,柴世林后怕咬牙切齿到:“冷无双,你到底在干什么!”

        到底有着先天后期修为,冷无双虽然身躯断成两节,但还没死,不过活是不可能活了。

        他没理会柴世林的质问,而是看向云景喉咙发声平静的好奇问:“云大人,你是怎么发现我是人奸内应从而提前防备的?自从成为人奸内应一来,我没有被那恶心的虫子寄生,也没有和任何人有任何意义上的接触,自认为隐藏得很好,你是如何发现的?临死之前能满足我这个好奇心吗?”

        他平静得很不正常,似乎明知必死无疑,好吧,实际上他一旦动手之后就不可能活了,天上地下都容不下他。

        说话的时候,他的眼中即有未能杀死云景的遗憾,亦有云景没死的庆幸,矛盾得很,反倒对自己的死亡和人奸内应身份无比坦然,到了这个时候那些几乎都没有意义了。

        对于他的问题,云景道:“正如你所说,你是人奸内应,但没被虫子寄生,我在此之前都没有认出你,你我见面后你也没有和任何人奸组织有任何意义上的交流,我自然是不知道你乃人奸内应的”

        “那为何你提前防备着我?这有些说不过去吧?”吊着一口气的冷无双追问。

        云景道:“我不是在防着你,不怕告诉你,事实是从答应来你们桑罗后,从我们大离出发开始,我就在小心身边的任何一个人了,此行要应付的是人奸组织,再如何小心都不为过不是么,这么说你理解吧?说真的,你刚才若是不动手自己暴露,我依旧仅仅只是防备着周围的人,而不会知道你居然是人奸内应,你本可一直潜伏下去的直至人奸被彻底消灭,那时没人知道你为人奸组织效力过,依旧是桑罗三杰之一冷无双”

        “云大人还真是谨慎啊……”听到云景那番话后,冷无双微微感慨道,然后就咽气儿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