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集小说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三国:成为瑟提来捣乱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五十二章 开局先拿一城

第二百五十二章 开局先拿一城

        “算你有自知之明。”看着虔诚的跪拜在自己眼前的家伙,吕布才算是收起了杀心。“你叫什么名字?是鲜卑人吗?”

        “回将军,我叫置鞬落罗,是乌桓人,只是因为当年我们这一脉被鲜卑可汗檀石槐给打败了,为了活命只能生活在鲜卑人的统治下,后来檀石槐死后,我父亲本打算举兵起义,率领族人返回乌桓领土,可惜计划被叛徒揭发,为了不连累我与其他族人,我父亲便主动向现在的鲜卑可汗魁头主动缴械,最后被赐死在弹汗山上,幸得魁头看在我父亲主动投降的份上,也就没有为难我这个当儿子的,但是要求却是我必须要驻守在距离长城最近的地方,很显然,他就是打算让我们做马前卒,出了事好第一个挨打罢了…”

        难为置鞬落罗要说这么一长溜的汉语,更难为吕布和张辽听了这么一长溜的蹩脚汉语了…

        “今日得见将军,也算是三生有幸,置鞬落罗愿意率领全城两万百姓归降将军!”

        “既然你选择投降,那我自然不会为难你们。”吕布拿起方天画戟,正想要进城时,却被旁边的张辽拦在了身前。

        “温候,防人之心不可无,请先让末将代你走一趟,探一探城内虚实!”

        看着极其警戒的张辽,置鞬落罗脸上是闪过一些尴尬的,毕竟是自己的真心实意受到了质疑,可惜没办法,双方第一次见面,有戒备心反而是最正常的反应。

        “也好,你先过去,若是有问题。”吕布抄起方天画戟,用左边的月牙勾住了置鞬落罗的后颈。“若是有问题,你赶紧逃走,而我会直接宰了这家伙!”

        “将军放心,我保证绝对没有任何埋伏!”生死就在一线之间的置鞬落罗慌乱的做出了保证。

        张辽带着亲卫慢悠悠的走进了城门,在他身边是随处可见的乌桓士兵,但就是站在旁边看着,根本没有要亮出武器的意思……

        花了大约半个时辰时间,张辽仔细的转过了整座城池,确保没有伏兵之后快马赶回将这个消息告知了吕布。

        吕布闻言,收起了画戟,对着置鞬落罗命令道:“前方带路。”

        走进城池内部,吕布对于此城的观感又掉了一个阶段,如果说城墙是凑合的话,里面的建筑更可以说是千奇百怪,土坯房、木头房、圆顶帐篷,甚至还有茅草屋,这要是打起仗来一把火就全没了。

        “这是住所吗?怎么如此寒酸落魄?”

        对于吕布的质问,置鞬落罗大为无奈的叹气道:“我虽然是一城之主,但是实力太弱了,手下将士不过五千,光是自保就已经够呛了,而魁头也很少给我支援物资,能让这两万人有房住、有粮吃,就已经尽了我的全力了…”

        “那你怎么不带着他们往东走,那里就是乌桓人的地盘。”

        “我也尝试过,可是因为我之前是隶属于鲜卑,东边的乌桓各部都担心我是鲜卑派过去的卧底,根本不愿意收留,没办法我就只能继续待在这里了。”讲道此处,置鞬落罗又是深深一躬。“今日幸得将军前来,还请将军救救我们这些可怜人吧!”

        “既然你们不是鲜卑人,又诚心投降,我自然不会为难尔等。”吕布来回打量了四周,继而开口称:“接下来我所走的每一步,都将是汉人的领土,你们这城池的铸造太过低劣了,必须重建。”

        “将军,我并没有材料,我…”

        吕布伸手打断了置鞬落罗的抱怨,对他解释称:“我知道你的难处,我自己会安排人过来的,你只需要传达命令,别让你的手下碍事即可!”

        “我明白将军的意思了!”置鞬落罗拜过吕布,转头对着一直跟在身边的两位将领说他们自己族人的语言,看着二人分撒跑开,估计是去各处传达吕布的命令了。

        看着日上三竿的势头,吕布向张辽吩咐称:“命令大军暂且于城外休整,用过午饭之后再前进吧。”

        将自己人安排完毕之后,吕布又对置鞬落罗询问说:“你可有纸笔?”

        “当然有。”

        “带我过去,我要写信送回中原。”

        正当吕布不费一兵一卒就拿下了一座城池的时候,远在益州的孙坚大军过玉垒山关隘,来到了如今的西藏地区,面对未知的领域,他们只能向无头苍蝇一般部不分对错,硬着头皮往前走,不过一路上都在做着标记,防止返程的时候迷了路……

        沿着河流走了许久,终于是在相距自己数里开外的草原上面隐隐约约看见了城池的模样,本想着对他们来一发突然袭击呐,但并没有想到早在几个时辰前大军的动向就已经被潜藏在某一处的探子给看见了,等到了可以完全看见城池的时候,它的前方已经有穿着毛皮大衣,手持砍刀的羌族骑兵在等待着了……

        “看来咱们今天是要吃大餐了!”望着眼前的骑兵,甘宁舔了舔嘴角,脸上除了兴奋之外再也找不到第二种神色,整整八年时间,每天就是练兵、种田、收获、屯粮,每天都是无聊得日子,早就按耐不住干仗的心思了。

        “这么着急啊?要不要当个先锋?”

        “驾!”闻渡说的是玩笑话,但是甘宁却当真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加快了速度,冲到了最前面。

        看着甘宁的背景,闻渡只得无奈的摇头,让太史慈和王平率领千骑加速跟上去,防止甘宁出现意外。

        “呔!老子是荆州水军统领甘兴霸,你们之中谁最能打?快让他出来受死!”到底是甘宁,就算面对素未谋面,不知道真实水平的对手那都是一副趾高气昂的嘴脸。

        等甘宁放过狠话之后,对面出来了一个手持长柄巨锤的将领,胡子都已经把整张下巴给遮住了,立在甘宁跟前,对他叽叽歪歪的一顿咕噜,大概是在报自己的名字,也可能是在质问甘宁为什么要来打他吧。

        完全听不懂对方语言的甘宁咂舌一声,大为气恼的开腔称:“他娘的,汉话都不会说我跟你费个什么劲啊?!”

        实在是交流不下去的甘宁一声厉喝,抄起青龙戟就冲了上去,对方见状也是拍马而动,双向奔赴开来。

        “看戟!”只听甘宁一声怒号,手中青龙戟愤然挥动,带着十足的气势朝对方砍去,足可见自打一开始甘宁就没有很对方纠缠的意思。

        事实也的确如此,对方巨锤与戟刃叮!当!叮!当!的碰撞了大约七八回合之后,抓住对方举锤进攻的瞬间,青龙戟拦腰横扫,一击命中对方腹部,甚至还有一些肠子被扯了出来,随后就看见那将领口吐鲜血,目光怔怔的倒了下去。

        “将军威武!将军威武!将军威武!”身后的大军及时的呐喊助威,让气势上更上一层楼的甘宁咧着大嘴,狂笑声不断。

        两军交战,最重要的就是士气,见汉军气势逐渐攀升,羌族骑兵军队中又有一人驾马想要出阵为自家争口气,可是刚走两步就猛然回头,看见身后的骑兵依次分开一条小道,从里面走出来了一个穿着最华丽,头上还编有小辫子的高大男子,光是看上去,身材就已经远超甘宁了。

        本想出战的战将见到来者后急忙打马而过,右手捂在左胸口上,对着他低头施礼,又叽叽歪歪的对来者讲述什么,估计是在说明当下的情形吧。

        像是老大的男子不顾属下的阻拦,单人单骑跑到了甘宁身边,上下打量之后,才开口说道:“就是你杀了我的将军吗?”

        “呦呵,这是来了一个会说汉话的?对,就是我干的,他太不经打了,我不过是动动手指就把他给做掉了。”

        面对甘宁的狂妄,对方并没有生气,反而是带着笑意点头说:“很好!我就喜欢你这样的强者,我的名字叫做滇吾,是这支烧当羌的尔慕制,用你们汉人的说话来解释的话,我就是这支羌人的天子、皇帝。”

        “哟~”亲耳听见对方的自我介绍后,甘宁身子向后仰,摆出一副害怕的表情。“好大的官啊,需不需要我对你行个礼啊?”

        没听出来话中的阴阳怪气,滇吾已久摆着不苟言笑的神情回复称:“不需要,你把你的名字告诉我就行了。”

        “行啊,听好了!”又有显摆的机会,甘宁立马翘起大拇指对准自己。“本大爷就是荆州水军统领、长水校尉甘宁、甘兴霸是也!”

        “甘宁?我记住你的名字了,我见你身手不错,你可愿意归降与我?我保证让你做我麾下大元帅,统领全军。”

        滇吾放出诱人的条件不过三秒钟,甘宁便回答称:“大爷我喜欢待在水上,不喜欢待在草原上,,大爷喜欢的汉家女子,对你们这些礼义廉耻都不明白的胡人女子没什么兴趣,再者说你手底下有多少人呢?几千?还是几万?大爷我可瞧不上。”

        /90/90466/313628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