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集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寿命都是考来的在线阅读 - 第430章 想方设法

第430章 想方设法

        乔昌泽阴沉着脸离开了办公室,然后让人去调查,结果发现关于那天的监控全部消息不见。

        这自然是左良的手笔,他可不希望与乔家再有牵扯。

        乔家只好运用上层关系,给副院长施压,因此,国家领导高层,很多人知道了这件事。

        毕竟乔首长的地位不低,关注度很高,很快就知道癌症晚期患者柴老师术手三天出院的事情。

        不断有人打听那位神医的事情,秦老正在跟左长宁下棋,“唉,那丫头的锋芒我想压都压不住呀。”

        左长宁有些得瑟,将要输了的棋直接悔了一步,得意道:“还是我聪明,先下手为强,防止那些人蹦跶,还是得继续压压才行。”

        “放心,我会保护好那丫头的。”

        时间一晃而过,梁草迎来第一次在校的期末考试,以前她都是个特例,在网上考试就行,毕竟对于这种每门都考满分的学生,在很多地方都有优待。

        考试只是一个让她得到寿命的手段,专修加上辅修,梁草相当于要考23场,差不多可以赚两年寿命,原本喧哗的校园,到处都是手捧书本的学生。

        乔家,不愧是京都的豪门世家,无论是军界,还是政界,都有一定的人脉,更何况在商界,乔家也不狂多让。

        在人脉和财力的多重打探下,终于打听到神医的身份,乔昌泽一脸的怀疑,又花了大价钱,请黑客出手,恢复被左良删掉的监控,终于确定那名神医正是梁草。

        接着又是几道命令传下去,两天时间,关于梁草的个人信息都被查了出来。

        乔昌泽一阵懊恼,“当时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不过,他作为乔家现任家主,是不可能会承认自己错了的,哪怕他心里承认。

        转而对左良恨上几分,“敢悔我女儿的婚,原来是找了一个更优秀的人,莫非以为我们乔家是那么好欺负的?”

        乔昌泽忍下对左良的怒意,还是他老爸的病重要,又是几道命令下去,政府高层几位领导,参加乔昌泽组织的饭局。

        乔昌泽也拿出实打实的好处,哪个领导背后没有几个支柱呢?

        宾主尽欢,次日,秦老就收到上面传来的通知。

        “老秦呀,听说你跟那丫头走得比较近,这个事情你一定得出手帮忙呀?”

        秦老不满地道:“他们不是亲自将人赶走了嘛,现在又吵什么劲头?”

        “老秦,话不能这么说,所谓不知者不怪,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你能相信一个这么小的丫头有这么大的能耐?”

        “怎么着?我就是相信,老头我第一眼就看中她啦,可不像某些人不识好人心,我家丫头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他想赶人就赶人,想要她去就得去呀,世上可没这种好事。”

        没过多久,秦老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老秦,听说你打算将那丫头做为少主培养,作为龙卫的少主,帮助为国为民做贡献一生的乔老,可是大功一件,希望你多劝劝她。”

        “我呸,我劝个屁呀,当时,他们三人可是将我家丫头骂孙子似的,现在好意思又舔着脸过来,她还没有正式接手龙卫呢,她的事我做不了主。”

        “老秦,话不能这么说,这样吧,只要她这次出手,到时少主选举我一定投她一票。”

        “你想错了,你想人家接手龙卫,丫头还不愿意接手呢。”

        秦老一阵郁闷,打电话给左长宁诉苦:“宁老头,我都被那些人烦死了,他们有没有找你?”

        “自然是有的,不过,我全给拒了,以那丫头的性子,定是不会同意的,我又何必让她为难。”

        “唉,我也是这么想的,更何况你们跟乔家还是那种关系,反正,我是不会松口的。”

        “我也不会松口,丫头这几天考试都累死了,才不管这些无关的事情。”

        正考完一堂考试出来的梁草,正想跟系里的同学去吃饭,才将手机从空间拿出来,手机就响了起来。

        梁草以为乔沐林想问那个污水处理的后续事情,跟同学打个招呼,走到一边才接起电话。

        “乔爷爷,你好。”

        “小草丫头,你这几天在考试,我本不想打扰你,但觉得有个事还是向你先表明一下立场。”

        “哦,什么事呀?你直说便好。”

        “是这样的,京都那个乔家现任家主乔昌泽打电话打到我这里来了,以我猜测,估计他是求助无门,所以想在我这里打主意,我跟你说,你的事情你自己做主就好,不要勉强自己。”

        “你是说出手救乔老头的事情?”

        “是的,莫非你还不知道?”

        “我被他们赶出来之后就没有关注,跟他们不熟。”

        “看来你还不知道,你救了那个柴老师的事情,已经在京都传疯了,乔家通过很多手段查出是你,然后联络不少政府领导高层,给秦首长和左首长施压,不过,他们都没有理会,所以又求到我这里。”

        “难道京都的乔家跟你们还有什么关联?”

        “嗯,这个事情还得从百年前说起,当然,只有本族的族长才知道的内幕,京都乔家跟我们源于同族,乔家的主根是在黑省,因为时势动荡,所以乔家祖辈便想到保存根基的办法,事实上这个做法是有效的,无论那些年国家多么地艰辛,乔家几脉还是各自发展起来,如果不是他们实在没有办法,也不会想到通过我来找你,我之所以跟你明说,就是告诉你,不用看在我的面子上,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

        “乔爷爷,谢谢你,不过,你还是不要跟他们有太多牵扯,你们乔家祖辈祖荫是有庇护,但奈何不住人家自己作死,京都乔家的根已经烂了,正在走向衰落,你们如果再认回这门亲,只怕也会沾上霉运。”

        “小草丫头,谢谢你告诉我这个事情,我会慎重考虑的。”

        终于考完最后一场考试,梁草一身轻松地朝宿舍走,唐莉莉跑着追上来,“小草,终于等你考完了,她们几个说晚上一起去外面聚餐。”

        她们几人都没有梁草选的课业多,所以早就考完了,打算一起好好吃一顿,明早就返家。

        两人正想回宿舍修整一番,在宿舍楼下,碰到穿着一身大红绒大衣的乔玉溪,梁草早就看到她站在那儿了,不过,并不想理会。

        乔玉溪隐下心中那抹嫉妒,展开笑颜色朝梁草走过来,“小草,我有话要跟你说,能不能单独聊一下?”

        梁草不客气地道:“我没话跟你说。”

        乔玉溪想到她爸给的命令,只好忍着火气赔着笑容,继续说道:“真的是很重要的事情,耽误不了你多少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