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集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在洪荒植树造林在线阅读 - 41.第 41 章

41.第 41 章

        随着龙汉始劫的落幕,    洪荒大地重回平静。

        没有了战火纷扰,万象皆新,    万千生灵重新开始复苏。

        且三族死伤无数。三族的族人死后,    大量的灵气回哺天地。

        洪荒就像是被净化了一番,天地间的灵气一瞬间又达到了一个小高峰。

        残破的灵根萌发了新的生命。

        大地之上,枯木逢春,奇花摇香,    一片片绿色逐渐蔓延在坑坑洼洼的土地。

        众多飞禽走兽不再只是三族的附属,    各自拥有了广阔的生存之地。

        他们不再惶惶不安,    时刻担心天上会掉落些法术神通下来。

        洪荒大地满是一片欢声笑语,    生机盎然。

        此刻,镇元子与红云并肩,缓步走在一处废墟。

        龙汉始劫刚过去不久,    镇元子时不时便会与红云在洪荒大陆游走着。

        倘若遇到一些幼小生灵陷入绝境,他们便会顺道帮上一把。

        某天,    镇元子突然回想起当年去过的水麒麟小村。

        要说这水麒麟一脉也是时运不济,霉运当头。

        就因为住的跟龙族比较近,    龙族发难时,水麒麟就被打了个七零八落。

        在大战之前,    就有许多龙族贪恋外族人的美貌,连蒙带拐骗走了不少水麒麟的女子。

        战争的号角一吹响,    水麒麟的几十个村落便率先被捅了个底朝天。

        而今故地重游,    镇元子又步入了当初待过几个月的小村。

        曾经宏伟壮观,    美丽大方的琼楼玉宇,    如今一幢幢倒塌在尘土之上,一片颓然之景。

        些许青苔藤蔓腐蚀了碎裂成一块块的洁白玉墙。

        往常在村中遍地可见的青霖花,只剩寥寥几朵还在顽强挣扎,在废石中冒出点点绿意。

        草木含悲,整个小村透露着淡淡的荒凉寂静。

        镇元子带着红云来到木棠诞生的那片树林。

        树林里的灵木皆是残破不堪,大约也是经历过龙汉始劫的摧残,没几棵是完好无缺的。

        将木棠带离此地时,这里还有许多开了智的沙棠树,水麒麟还会在他们身前练习法术。

        镇元子来此也是想看看木棠的同族如何,却不想这儿已是一棵有灵智的沙棠树也不存在了。

        红云环顾四周惨状,向镇元子惋惜叹道:“唉,大劫之下,可惜了这些无辜生灵。”

        微微点头,镇元子回道:“你不必介怀,即便我们能救他们一时,也救不了一世。何况世上亿万生灵,哪容得到我们一个个操心过去。遇见了就帮一把,没遇到也就算了。这又不是我们的过错。”

        红云语带怅然地应了一声:“道兄说的是。”

        见状,镇元子心中暗暗摇头。

        红云还是太过心软了,容易被骗。

        龙汉始劫已过,鸿钧讲道将至。

        看来他筹备已久的紫霄宫应对计划要提上正轨了。

        镇元子心中万千思绪正在流转。

        忽而,一道清丽中带着些憔悴的女声在两人耳侧响起。

        “是镇元子道友和红云道友吗!?”

        两人回头一看,便瞧见一美貌端庄的妇人右手牵着一只幼年兽仔,正向两人徐徐走来。

        几千年来,镇元子和红云只拯救些普通生灵,遇到龙凤麒麟三族的话,镇元子便会拉着红云跑得远远的,免得被牵扯到大劫之中。

        是以两人认识的三族子弟非常之少。

        而这婉丽妇人便是曾经招待两人,在她的小楼住过几个月的慕灵。

        慕灵仍旧身穿一身天青色的罗衣长裙,曲线玲珑,容貌秀美,周身气质清逸脱俗。

        只是她的脸上显露出一片苍白的病弱,行走时好似摇摇欲坠,下一步就要跌倒一般。

        镇元子以神识观之,只见慕灵身上气息已是犹如风中秉烛,浑身的灵气不断泄漏着,显然是时日无多。

        慕灵走到两人面前,欠身一礼,说道:“两位道友别来无恙。”

        说完,慕灵冷不防地对着两人深深一拜,求道:“妾身命不久矣,斗胆请两位道友收留此子。便是让他当个坐骑也好。”

        她身边的幼兽小声地叫了几声,万分不舍地以头上的角蹭着慕灵衣袖。

        镇元子连忙运转灵力,发出几道华光托起慕灵。

        “道友言重了。”

        随后,镇元子将目光转向这只与麒麟长相大不相同的幼兽。

        这幼兽长得有些像麒麟,但有许多龙族的相貌特征。

        此兽龙口狮头,有着牛尾、虎爪、鹿角,全身长着幽蓝的鳞片,色泽莹润,仔细看还会发现这些鳞片泛着一丝丝赤红色光芒。

        他的眼瞳则是金黄色,犹如宝石般晶亮。

        龙生九子,其子各不同。

        祖龙还在洪荒上称王称霸的时候,喜欢处处留情。

        他一共生了九个嫡子,分别为囚牛、睚眦、嘲风、蒲牢、狻猊、饕餮、狴犴、赑屃、螭吻。

        这九个龙子的母亲各不相同,皆是洪荒异兽。

        龙汉始劫过去之后,这几个龙子也分别隐匿于四海某处,助祖龙镇压海眼,轻易不会再出世。

        一般的龙族长相都是与祖龙相似,只是爪子的数量会受限于    会受限于血脉的精纯程度而有所不同。

        而这九个龙子是祖龙的直系血脉,实力强劲,虽然都被算在了龙族内,但实际上他们本身已经自成一族,有的似龟,有的似狮,长得和龙族完全不像了。

        从这里可以看出,龙族的遗传基因在洪荒中,与有感而孕一样,是一个扑朔迷离的未解之谜。

        镇元子虽解读不了龙族的基因,不过他大致上能将龙族繁衍的后代分为两种。

        第一种是龙族内部的通婚,生下来的肯定都是龙族,暂且不谈。

        第二种则是龙族与外部种族的结合。

        这样产下的混血儿一般有两种结果。

        像是龙族和普通鱼妖的后代,只能算半龙半鱼。

        越是往后繁衍,这些混血儿的血脉可能越是稀薄,到最后也许就只是些含有一丝丝龙族血统的鱼妖了。

        而若是根基比较深厚的混血后代,血脉则会稳固下来,样貌上形成自己标志性的特征,天赋上有独特的法术神通。

        这些异兽得天道认可,他们便可以像九个龙子一样,脱离父族母族,形成一个新的种族。

        眼下出现在镇元子面前的,便是一种新生的洪荒异兽,种族名为避水金晶兽。

        且这只避水金晶兽的根骨不错,天赋神通为净化水脉,金色的双瞳则能辨识一些变化之术。

        至于镇元子为什么连这幼兽的天赋神通都清楚呢。

        因为他刚刚收集了这幼兽周边的气息,将其投入山海经之内。

        随着时间流逝,镇元子对地书的掌握也是越来越精通。

        洪荒的奇珍异兽真是多得分也分不清,镇元子现已是养成遇见一种未知的生灵,便在暗地里在山海经查资料的习惯,就跟搜百科似的。

        幼兽懵懂地回望着镇元子。

        镇元子浅笑着问道:“你是何姓名?”

        慕灵右手摸了摸幼兽,示意他回答。

        幼兽用软糯糯的童音怯怯答道:“我叫铭金。”

        之后慕灵含泪向镇元子诉说了一番。

        铭金是龙族与水麒麟产下的第一个后代,乃天地间第一只避水金晶兽。

        洪荒里的第一都是有些名堂的,凝灵光是怀他便怀了几千年。

        途中凝灵甚至想过堕掉他,被慕灵阻止了好几次才堪堪生下他。

        而后大劫初起,慕灵的伴侣和女儿凝灵皆在大劫之下化为飞灰,她也身受重伤,不久于世。

        三个种族彼此之间的仇恨很是深刻,虽然铭金没犯什么错,但他身上有龙族血脉,被麒麟一族排斥。

        而慕灵又不可能将他送到龙族去。

        水麒麟先前被龙族抢了不少女修,生下了不少避水金晶兽。

        这些幼崽都被长辈们送给各方大能那儿去做个坐骑或者看门灵兽。

        镇元子听慕灵描述,幼兽们甚至有被送到牛妖大族那儿的。

        慕灵此时见了镇元子不知有多高兴,不住地哀求镇元子收了铭金为坐骑。

        虽然镇元子和红云一直避开三族,但他们这几千年在其他生灵中声望极好,慕灵也是有所耳闻。

        微微摇头,镇元子说道:“我可以将他带回万寿山,不过我不需坐骑,让他在我万寿山做个普通生灵即可。”

        镇元子自觉不是个讲究排场的人,用法器腾云驾雾也就够了,大不了还能蹭蹭红云的云彩。

        慕灵闻言,喜出望外,不住朝着镇元子拜谢。

        而后,镇元子便带着铭金离开了水麒麟村落的废墟。

        原本镇元子还问了慕灵要不要一起去万寿山,只是她摇着头婉拒了。

        镇元子离开前,慕灵还交给镇元子一个玉简,乃是千霖露的制造方法。

        镇元子也留了一壶果酒给慕灵,算是兑现了曾经说过的话。

        几千年间,镇元子每隔几百年便会回一趟万寿山。

        待镇元子乘着红云的云彩飞到万寿山山顶,镇元子只觉恍如隔世。

        尽管镇元子已经习惯洪荒的时间之快,但习惯不代表这就成了自然。

        一晃就是几千年几百年,镇元子还是有些感慨的。

        入了万寿山之后,木曼携着木棠等人前来相迎。

        众人拜过镇元子后,木棠察觉到了铭金的存在,问道:“师尊,这可是……”

        镇元子略微颔首,证实了木棠的猜想。

        木棠见镇元子点头,犹豫片刻,说道:“师尊,可否让我来照顾……”

        想起铭金母亲与木棠的纠葛,镇元子爽快地同意了。

        …………

        月光透过雕花的镂空窗户,穿入房内,形成一个个犹如碎玉般的光点。

        铭金正在木棠房中酣睡,小小的身子呼吸间一起一伏。

        月光似水,他幽蓝色的鳞片在月光之下,起伏间好似一片深沉的海洋。

        木棠站在房内,不知盯着铭金看了多久。

        轻柔的月光极力抚平了他内心的狂躁。

        望着铭金,木棠口中喃喃自语道:“本想让你母亲也尝尝削皮刮骨之痛,可惜…………”

        木棠眉目间的那一缕忧郁之色,随着他的自言自语,倏地消散不见。

        随之消散的,还有一道若有若无的黑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