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集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在洪荒植树造林在线阅读 - 81.第 81 章(改错字)

81.第 81 章(改错字)

        此为系统防盗章,    订阅比例不够,看一下是否跳章,再清下缓存

        拿人手短,吃人嘴然。既然收了猕猴的灵果,镇元子便想投桃报李。见他们对草药感兴趣,便教他们辨认草药。

        镇元子是灵根所化,    对植物的效用十分敏感,    即使认不出,也有山海经在手,    拔点叶子花瓣放进去解析一下就好。

        猕猴灵智未开,    不能言语,    镇元子说的话也只能听个似懂非懂。

        镇元子在火云山找到一些有用的草药后,    便只能手把手示范如何使用,    示范一两遍还没多大用,要镇元子不厌其烦多来几次,猕猴们才能照葫芦画瓢。

        几年下来,    几只猕猴用药时虽会犯些小错误,    镇元子也一一指正了。

        到后来,猕猴们能治的小病小伤越来越多。遇见受伤的灵兽,    已经不用镇元子亲自动手,    猕猴们便会摩拳擦掌上去做一番望闻关切,    镇元子只在他们用错药时才出手指点。

        待红云出关时,    几只猕猴许是平日给灵兽治病,    积累了些微功德,    又常听镇元子讲道,皆开启了灵智,个个能说会道。

        开智后,猕猴们也明白了镇元子并非猕猴,而是招惹不起的大能,不好意思再死皮赖脸跟着,他们便回到自己族中,将治病的技艺传给了族中的小辈。

        猴子类生灵本身的形体构造便与先天道体相似,在动物生灵中是十分聪慧矫健的,又有这几只有了修为的前辈教导,也学到了点辨认草药的技能。

        猕猴们因治病开智,有了修为后也没有忘本,带领族群在山中做起了赤脚大夫。

        山里的生灵就算都是天地灵兽,也难免会有些小病小灾,而猕猴们跟着镇元子治病时,都是无偿的,于是他们虽修为颇低,在火云山中却是德高望重,受众兽爱戴。

        一出火云宫,红云就发现整个火云山画风都变了。

        一群灵兽都以猕猴一族马首是瞻,猕猴走在路上都有灵兽给他们让路了!

        红云作为一山之主都没这待遇。

        红云心中大感疑惑,待红云向镇元子问清前因后果,倒是没有不悦,反而感激镇元子替他教化了山中生灵。

        听到红云的感谢之语,镇元子面露老母亲般的慈祥,深感这个朋友没交错。

        有九九散魂葫芦相助,红云出关时已是随时能突破太乙金仙巅峰。

        只是红云想到镇元子还在火云山做客,自己也没心思一直静坐修炼,便出关找镇元子玩耍了。殊不知镇元子要是知道他能突破了,会把他关进火云宫逼他闭关。

        难得出来一趟,镇元子也不想草草回去。

        洪荒的风景宏伟壮观,镇元子思索着,可以趁着这次机会好好观一观洪荒大陆。

        红云本就爱游玩,与镇元子一拍即合,两人旋即决定下山。

        如今洪荒三分天下。

        北方地脉发达,灵气澎湃,奇山异水不尽其数,麒麟一族在此繁衍生息。

        东方临海,多河流,水气充沛,奇珍异宝数不胜数。龙族不仅喜水,还喜爱闪闪发亮的珠宝,于是东方被龙族占领。

        而南方因南明不死火山的南明离火深受凤凰一族喜爱,且灵根众多,有火系神木梧桐树在此落根,适合凤凰筑巢栖息,所以被凤凰族划走。

        不周山脉是洪荒中心,高手辈出,且有盘古脊梁的威压在,无人敢占领。再厉害的修炼者,顶多挑一座山作为道场,却是不敢霸占整个不周山脉。

        然而龙凤麒麟三族这些年越生越多,想要的可不仅仅是一座山而已。

        西方则是灵脉灵宝灵根皆不够发达,又没什么特色灵物,三族都没什么兴趣去西方,乃至于西方很多修行者,修炼了几千年,都没见过亲眼见过龙凤麒麟。

        红云早年游历过南方和北方,两人略作讨论,便决定去东方一游。

        下山时,猕猴一族热热闹闹地带着一山灵兽给两人送别。

        镇元子之前救过的白鹤,正在山脚恋恋不舍地看着镇元子,大有随君浪迹天涯之势。

        白鹤眼睛湿漉漉的,坐卧在一处岩石,问道:“尊者还会回来吗?”

        白鹤根脚不错,灵智刚开,镇元子对他也有几分喜爱。然而此时白鹤还未成年,没什么自保之力,若是遇见什么危险,镇元子很难保证其安全,不好将他带出火云山。

        白鹤用小小的嘴尖蹭着镇元子衣角,镇元子温柔地摸了摸他的头,回道:“我回万寿山前,定会先来火云山和你们做个告别。”

        虽不能跟着镇元子下山,但以后能再见到镇元子,白鹤也挺开心了,用头顶了顶镇元子的手,撒娇道:“那尊者记得要回来看我。”

        告别了一干灵兽,两人便火速离开了火云山。

        两人下山后,也如当年在西方游历时,由红云化出彩云带镇元子同行,镇元子踏上去后还有点怀念。

        一路东行,两人很快看到无数山川河流,已是到了东方地界。

        到了东方后,红云控制彩云落下,两人不再走马观花,开始好好体会山河风光。

        东方不愧是龙族聚居之地,到处流光溢彩,不过并不都是灵宝,还有许多玉石金银之类的矿物。

        镇元子和红云便发现,许多山不兴草木,只有河流和矿物。

        或洁白,或浅绿的玉石埋藏在河底。有些玉是灵玉,有些不是,分辨起来还有点麻烦,所以镇元子走到一个地方都是取一部分收进山海经带走,不去挑挑拣拣。

        若是有心,再加上有点眼力,还是能在东方找出好些不错的灵宝。

        镇元子便觅到几件不错的灵宝,他依旧是来者不拒,能收便收。

        像是照海环、蓝晶盾、洛明剑,皆是品级还算可以的灵宝。或许是东方水气多的缘故,灵宝皆有些偏向水行,镇元子炼化后也能发挥出几分威能。

        东部中心有祖龙坐镇,镇元子不想去招惹这位准圣,怕触了霉头,便只和红云在东方的外围走动。

        如此这般在东方游走了几十年,两人路过一座灵气盎然    气盎然的山,名为姑水山。

        姑水山上灵气萦绕,有盈盈蓝光在山上闪现。

        镇元子看了一眼,便知此山有阵法禁制在守护。本想绕过这座山不去理会,却被北面山脚下流出的一条河流吸引了

        河流并不湍急,流淌着的河水清澈明亮,在阳光下泛起粼粼波光。

        镇元子对河流倒不是特别在意,让他驻足的是漂浮在河流上的木块。

        那木块呈浅棕色,好似被人从树上徒手掰下来一般,形状古怪。

        最奇怪的是,木块周身散发的灵气,似浓非浓,却一直有星星点点的灵气飘散出去。

        走到河岸,镇元子卷袖一提,木块便受他吸引飞来。镇元子拿起木块,仔细端详了一番后,脸色不由地一沉。

        却说红云离开万寿山时,给镇元子留下了几枚灵玉和地址,以作通信之用。

        只不过镇元子闭关了几百年,一次都没给红云递过话。

        万寿山距离火云山实在是路途遥远,即便以镇元子大罗金仙的法力,也只能勉强送个一半路程。

        两人没什么能沟通彼此的灵宝,而让镇元子亲自送信那也是不现实的,那不叫通讯叫串门。

        这时候镇元子就需要一些脚程不慢的手下了。送信这种事嘛,古往今来都是些大雁信鸽承包的,镇元子自然想培养些鸟妖送信。

        心动不如行动,如今万寿山的名碟都是木曼在管,镇元子找来木曼,要了名碟一观,万寿山目前有三只鸟妖,修为不过练神还虚,都还未化形。、

        走到庭院,镇元子本想找一个花草记者带路去寻三个鸟妖便可,然而一群小孩争着要做导游。

        见他们争的面红耳赤,迟迟选不出一个代表,镇元子大手一挥干脆让他们一起了。

        于是,这日的万寿山沸腾了。只见一群花草记者领着万寿山神龙见首不见尾,用身份铭牌把一山生灵折腾地死去活来的山主镇元子,走向山间小道上。

        平日嘴巴一刻也闲不下的花草记者,此时不发一言,一脸高傲地走在前头,特意将自己的木牌举在手中,好让别的妖也看得清。

        明明是布满凌乱石子的山路,硬是让镇元子以为他们在走红毯。

        这次镇元子出面,能跑能跳的小妖怪都来围观了,在山路两旁围了个水泄不通。他们也不说什么,就一个劲地盯着镇元子。

        猛然被如此关注,镇元子心里有几分不自在,然而小妖们也没做什么,就是盯着人瞧,镇元子还是想做个仁慈的山主的,不好赶走他们。

        一路气氛莫名的诡异,镇元子在花草记者们带领下,找到了那三只鸟妖,分别是画眉、喜鹊和麻雀,而那些看热闹的小妖也紧紧跟着镇元子,一同来到鸟妖跟前。

        三只鸟妖原先在树上莺声燕语地唱歌,见镇元子带着浩浩荡荡一群妖怪来找他们,吓得都懵了,一个个抖着小翅膀,颤颤巍巍站在树枝上,脑子里回想他们是不是乱吃了什么有灵性灵智的灵根。

        待镇元子走到他们面前,看起来像是鸟中老大的画眉哆嗦着说道:“拜……拜见山主。”

        浅浅颔首,应了一声,镇元子清了清嗓子,开门见山的问道,“我需些人手帮我传递信件,万寿山中只有尔等三个是鸟类精怪。你们可愿替我做事?若是愿意,我可直接点化你等化形。”

        闻言,画眉细小的双眼一亮,身子也不抖了,与喜鹊和麻雀对视几个来回,渴望地问道:“山主,那我们也能做记者吗?”

        本想说下点化与自行修炼的区别的镇元子:“…………”

        花草记者们倒是群情激昂,七嘴八舌说道,“不行不行,只有五庄观内部花草才能当记者!”

        三只鸟儿被花草童子这么一打岔,伤感地鸣叫了几声。

        万寿山里,土气木气均不缺,以至于山上有灵智的生灵,十有八九是灵根类的,且根脚普遍比动物化形的生灵好上许多。

        灵根类的小妖都自带了点天赋神通,而动物都是些普通的山兔山羊野牛之流,算不得洪荒异兽。

        况且万寿山的主人镇元子,本体就是棵树。

        平时这堆小动物活的小心翼翼,丝毫不敢得罪灵根类的小妖小怪,出去吃点草还不忘弄清楚这些草的祖上有没有出过什么妖精。

        其实也是他们脑补多了,灵根类的妖天性平和,在万寿山无忧无虑修炼那么多年,顶多为了阳光土地吵一吵,连动起手来都是我树叶飘你身上,你花瓣落我身上,分不清是斗法还是传情。

        自打镇元子捣鼓出身份铭牌,花草记者们抱着他们的木牌,没日没夜地在万寿山各地炫耀,显摆他们记者的身份。

        一众小妖都很眼红,虽不知记者是个什么职位,但起码听起来就比自己的山民高大上不是。

        而飞禽走兽就更悲伤了,既不是灵根,跟山主攀不上亲戚,又没蒙岐那一副凶样,看门用不上他们,深感怕是要一辈子当个山民。

        此刻被画眉的回答噎了一下,镇元子有一瞬间不知该如何反应。

        直到听见鸟妖声声带泪的哀鸣,镇元子才回过了神。

        整理了下情绪,镇元子汗颜道:“记者不负责送信,若是愿意,你们铭牌上的身份可以改为信使。”

        三只小鸟一扫忧郁,喜上眉梢,兴奋地在枝头上踏起小碎步,仰头高唱。

        顷刻间,周围旁观的妖精们都震惊了,鸟妖去送个信就能褪去了山民身份,那他们也去是不是也能得个信使身份?

        其中花草记者们更是吃醋,物以稀为贵,记者有那么一庭院呢!还有一堆花草等着化形了就持木牌上岗,蒙岐木曼等人他们不敢比,而这三只鸟竟然如此简单就做了万寿山唯三的信使!

        有些妖敢想不敢做,有些妖则胆大心雄。一只灰白相间的兔子蹦蹦跳跳到镇元子面前,毛遂自荐道:“山主,我也想送信,我能当信使吗?”

        据身旁花草记者描述,这只兔子是几百年前一只白兔子和一只灰兔子私奔后产下的后代。

        兔子一脸天真无邪,镇元子思考了一下,问道:“你有飞行法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