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集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在洪荒植树造林在线阅读 - 87.第 87 章

87.第 87 章

        此为系统章,    小可爱的订阅比例不够,    看一下是否跳章,再清下缓存  木曼朝着镇元子一拜,盈盈说道:“恭迎师尊回山。”

        随即木曼玉手轻轻一挥,    身后的花草记者们跟着齐声喊道:“恭迎山主回山。”

        通风猛地被这声势浩大的阵仗唬到,    怯生生地躲到镇元子背后。

        红云在火云山一向散漫,火云山的土著都随意惯了,从不会这么热烈的欢迎红云回山。

        通风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有气势的阵仗,    顿时觉得万寿山的居民们有纪律有素质,    有点自惭形秽起来。

        镇元子将通风轻轻推向前,介绍道:“这是通风,    是我们万寿山以后的大夫。”

        有个花草记者举手发问:“山主,什么是大夫呀?”

        镇元子微笑答道:“大夫就是给你们治治小毛病,疗疗伤的。往后山中生灵受了伤,    可以找通风。”

        将通风交给一群大龄幼齿小记者,让他们带着通风适应下万寿山的环境,    顺便给通风做个身份铭牌。

        旋即,镇元子转身去了万寿山水系最发达的河流旁。

        在河岸,    镇元子先是将木棠种下。

        木棠可能是经历过大起大落,    心境不比从前,从山海经出来后便直接入定了。

        在山海经中待了那么久,木棠身上已经看不出有何伤口。

        若是顺利,    再修炼个几年木棠大约便能化形了。

        镇元子又取出几袋青霖花的种子,    将种子分散种在万寿山大大小小的河流旁。

        种下后,    镇元子催发了些水土之气打给种子。当然,每个种子只分到了一点点。

        山海经里面的水土之气就跟肥料似的,镇元子现在给它们打一点,是为了保证它们适应万寿山的环境,不至于水土不服全都死在育种阶段。

        青霖花比起人参果树,那品级是微不足道的,两者能承受的灵气量也是不同的。

        若是天天给它们用山海经灌溉,恐怕它们无福消受。

        五只蠃鱼在万寿山中潜心修炼,扩大了不少河流,见镇元子种下如此多水系灵花,一个个开心地从水中一跃而起,在河面上空摆动鱼尾,洒下点点水光。

        水滴落入河中,激起一圈圈涟漪。若是仔细看,还能发现这些波纹带着说不清的美感。

        据说之前五只蠃鱼在陪花草记者做游戏的时候,不仅开发了在河面载人漂流的技巧,还能在水上水下做出许多种表演。

        镇元子对着几只蠃鱼说道:“这些青霖花暂时就交由你们几个照料吧。”

        五只蠃鱼在水中排成一列,鱼头整齐地微点,鱼尾摇晃,保证道:“山主放心!”

        随后,镇元子来到五庄观的厨房。

        厨房里,观言正干的热火朝天,镇元子一进来便感到一股股热气夹着阵阵菜香扑面而来。

        镇元子叫住观言,观言愣愣地做完一道菜,才好似反应过来一般,呆呆应道:“山主您回来啦……山主有何吩咐?”

        见状,镇元子眉头一蹙,观言这状态有点不对啊。

        镇元子先是交代观言把女娲要吃的菜都做一份出来,在观言开始动手之后,镇元子便变化出一把凳子,坐在厨房观察了起来。

        越是观察,镇元子越发感到观言的不对劲。

        观言虽手上动作不停,但两眼发直,目光迟钝,眼中似乎还有些血丝。

        且观言如今的动作可以说是完全复制了当初镇元子教他时的动作,十分之标准。

        镇元子又出去找了清风明月,询问道:“观言寻常会在厨房待多久?”

        清风明月答道:“基本上一天下来都在厨房。”

        镇元子这才知道,他出去这几年,观言在厨房里埋头做菜,不曾停歇过。

        万寿山上的小妖们怎么吃黄贝都吃不腻,一直源源不断的给观言下订单。

        而观言也不知变通,有人要吃他就着手去做。

        到现在,镇元子教过的那几个菜,观言闭着眼睛,摸到黄贝,就可以做出来了。

        洪荒的生灵修炼时闭个关,再出来的时候千年百年可能都过去了,是以万寿山的生灵们都不觉得观言在厨房一刻不停做个十几年的菜是一件大事。

        但修炼在镇元子眼中就和睡觉呼吸一样,是洪荒修行者的本能,和做菜是两码事,不能一概而论。

        镇元子拍了一下自己的后脑勺,心里直呼不好,任谁一直机械性地做一件事情,到最后都会麻木掉。

        观言又不需要睡觉,这么做下去迟早是要崩溃的节奏。

        就好像流水线的工厂里,生产线上的工人重复过着枯燥的生活,做着做着就一个精神恍惚把头撞进了机器里。

        这也是镇元子的疏忽,出门之前没给观言定好规矩。

        只能说这洪荒人民虽然弱肉强食,但是在某些地方还是太较真了。

        看着观言做完女娲所要的吃食之后,镇元子便开口了:“观言,你从今天开始休息。”

        观言失神地问:“啊……休息什么?”

        用樗树叶包好这些菜,镇元子解释道:“现在开始你不要再做菜了。去修炼修炼或者散散心。”

        观言眼神呆滞,说道:“为……为什么?观言做的不好吗?”

        镇元子不好明说你再这样做下去脑子要做傻,便换了一种方式,从厨艺下手说道:“你已是陷入了迷障,你有没有发觉,你做的这些菜,跟我当初做的那些菜的味道,并无多少差别。”

        这也是一个事实,虽然黄贝在万寿山长得不错,肉质日渐鲜美了,那些配料也在万寿山生灵的努力下更加美味,但改变不了观言全程只是套用了镇元子的手法。

        镇元子用的是什么原料,观言便也照着镇元子的配方做菜。镇元子用的什么锅碗瓢盆,观言也依旧用着那    旧用着那些厨具。

        当年造厨房时,镇元子可不仅仅只做了那么点刀具锅具。但观言除了镇元子用过的那些,便没有碰过其它。

        观言想了想,好像自己做出来的确实和镇元子没什么差别,问道:“可是这些菜不就是要做成这样吗?”

        指了指一个水盆里的吐着泡泡的黄贝,镇元子说道:“你有没有想过这些黄贝还能用别的做法烹饪?或者我做的那些菜已经是最好的了吗?”

        观言低头沉思,却还是想不明白。

        镇元子等观言静静思考了一会儿,说道:“你先好好想想你是为了什么而在这里做菜。若只是因为我的命令或者为了些灵物,自己做的却并不开心,你大可不必再做下去。”

        如果只是复制镇元子的手法,随便换一个人来做厨师都是一样的。

        能让人持之以恒的从来都是兴趣和热情。

        随后镇元子便不由分说地将观言轰了出去,又关了厨房,任一干小妖在五庄观外干嚎也不去理会。

        叫来三只信使鸟妖,镇元子说清了女娲洞府地址,又叮嘱三只鸟妖不准再随便给山外人显摆自己的木牌,便安排他们往不周山脉做洪荒中第一批外卖生意去了。

        三只鸟妖心想,山主说的对。万一在外面太招摇了,被人抢走木牌怎么办。

        鸟妖们一口答应不会随便炫耀木牌,之后便扑哧扑哧扇着小翅膀飞走了。

        镇元子要是知道他们的想法怕是会打醒他们。

        另一边,观言骤然离开了厨房,一时之间脑中一片空白,不知道去干什么。镇元子的话也让他没什么心思修炼,在自己房里睡了几天,出来后便去万寿山中走了走。

        万寿山的森林十分茂密,各种灵根交错生长,古木奇树千姿百态。重重叠叠的枝丫下,只有碎碎的日光能够穿越到地面。

        粉的,红的,白的,五颜六色的灵花都能在万寿山中找到。

        漫步在万寿山时,可以说是三步一花,五步一树。

        观言慢悠悠趟着,来到万寿山其中一个森林的中央。

        这里有条小河,河里面的鱼个头大,肉质滑嫩,在观言吃熟食前深受观言喜爱。

        镇元子如今禁止观言进厨房,观言便想捉几只鱼打打牙祭。

        快走到河边时,观言隐隐闻到一股什么东西烧焦的味道,像是什么植物被火点着了一般。

        在厨房呆久了,观言对这些味道很是敏感。

        快步走近,只见一只灰白相间的大胖兔子蹲在地上,他正目不转睛守着一个石头叠成的架子。

        石架子上堆着些绿草,只是原本嫩绿的草,正被下方的赤红色火焰烤的半绿半焦的。

        镇元子也正朝着化形努力着。先天十大灵根的根脚规格比较高,迈过金仙达到大罗金仙才能化形,化形时必定有一场劫难。

        倘若能有大罗金仙修为,在现阶段的洪荒不算鸿钧罗睺等遁匿的混沌魔神,差不多就是最高端的级别了。

        成为人参果树后的三千年,镇元子不停地依照功法吸收天地灵气。吸收天地灵气说起来很高大上,其实植物修炼的本质还是挺朴素的。

        首先收揽日月精华,镇元子的理解就是光合作用。每天日出后舒展枝叶开始吸收天地间元气,日落后便配着小菜月华消化日精。

        其次是汲取地气,依靠人参果树埋藏在山顶的根系,吸收土地中的戊土和壬水之精气。

        两者相加所产生的灵气,镇元子吸收大半部分后,若是还有富足,便以本体为中心向山顶散发灵气。三千年下来,周围的灵花灵草倒是越发茁壮,山顶上暗香流动,一片花枝招展。

        这一日,镇元子照常吸纳着地气。根茎占据了山顶土地下的中心地带,不停向万寿山底部扩散。

        在根茎触及山下某一点时,他的本体浑身一震,树叶沙沙作响。一股纯之又纯的戊土之精从根茎慢慢传到树身。

        这道戊土之精与镇元子先前遇见过的戊土之精都不相同,内里的灵气浓郁,非比寻常,一时半刻镇元子也消化不了。

        此后一年,镇元子就在炼化这道戊土之精中度过。

        待镇元子完全掌握这道戊土之精,才有所明悟,原是自己误打误撞吸纳了先天的第一道戊土之精。

        洪荒中占了个第一的,都有其非同小可之处。

        先天的第一道戊土之精中,含土行大道,原本人参果树身为木性灵根,属性是偏向甲木的,而在吸收完这道戊土之精后,硬生生转向了土行,成为先天五行灵根之一的土性灵根。

        接下这场机缘之后,镇元子才有空注意其它。

        放出神识扫过本体,镇元子诧异不已。此前三千年镇元子虽一直修行,却一直留心本体,压抑着不让其开花。而今却是有三十朵白花郁郁芊芊,不知不觉开在枝条间了。

        让人参果树开花结果是要消耗镇元子自身修为的,毕竟自己就是棵树,吃自己长得果实对镇元子来说也就是尝尝味道,没什么大用。

        而镇元子连个先天道体都没有,想尝个味道都没办法。那开花结果就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了。

        即使他不在意消耗的修为,也挡不住有其它的洪荒修行者对人参果垂涎三尺。人参果可是吃了又涨修为又涨寿命的好东西,要是来个修为比镇元子高的,结果肯定是凶多吉少。

        可如今花开也开了,镇元子很难再去克服植物自带的本能。

        于是在又一个三千年间,镇元子不敢再忽视本体。每时每刻注意白花的情况。每日修炼时,炼化完的灵气会不由自主传向花朵,镇元子便使劲拦截。

        虽没有完全拦住,但也拉回了大部分的灵气,这部分灵气能消化的就消化掉,消化不了的便散向山顶,最后剩下的灵气也就够大概两朵花结果。

        三千年时光就这样转瞬即逝。

        最终人参果树只结了两个果实。果实如今还未成熟,黄色的果实如今看起来形状并没有孩子的模样,而是类似于苹果的形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