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集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在洪荒植树造林在线阅读 - 108.鸿钧是我XX。。

108.鸿钧是我XX。。

        几缕晨风轻轻唤醒了沉寂了一夜的人参果园。

        东方渐渐飘来颜色呈现出层层递进的瑰红色朝霞,    此时,    镇元子迎着晨曦抖擞了一会儿自己的枝叶。

        待他深深吸了几口浓郁清新的灵气后,    他的碧绿色叶子慢慢改变了自身的朝向,将叶面的大部分都置于日光的照耀下。

        空气中满是一颗颗人参果树散发出的清甜淡香,    让人仿佛如入云霄,又好似身处在山川河流的环绕之间。

        在一旁酣睡的云中子似乎察觉到了镇元子的动作,    身上原本有些飘散的云雾顿时浓稠了起来,云朵迅速凝成了一棵小巧玲珑的树。

        云中子沉睡的时候,由于控制力不高,那些极力变化出来的形状便会缓缓转化为不清不楚的雾状,    每次云中子醒来后,第一件事就是先把自己的形状巩固好。

        虽然云中子已经不需要睡眠,不过镇元子为了让他慢慢消化体内的灵气精气,就时常让云中子在晚上先睡上一觉养足精神。

        不多时,云中子完全清醒后,    就立马学着镇元子的样子将全身的叶子转向太阳星,    貌似也想吸收点日月精华。

        即便云中子只是做个样子,    并不能真的得到些什么,他好像依旧很喜欢模仿树木的习性。

        因为云中子昨晚是睡在镇元子的西侧,    整个身躯如今便被镇元子斑驳的婆娑树影笼罩了。为了晒到更多阳光,云中子便甩着树根跳跃至东面去了。

        噗通一声。随着云中子的极速离开,背靠着云中子闭目吐纳的红云骤然向后倒去,    头部重重摔向地面,    发出一道不小的响声。

        云中子待在人参果园的时间长了之后,    很不愿意离开人参果园,所以红云经常是陪着云中子待在人参果园里,时不时追着云中子灌输些功法和洪荒常识。

        有时候镇元子望着红云围绕着云中子上蹿下跳,会产生一种看着红云在放羊的错觉……毕竟都是白绒绒软绵绵的嘛……不认真看的话……

        咳……

        总之红云为了教导云中子,常常也会和云中子一起待在人参果园,在晚上的时候,还会抱着或者靠着云中子睡觉或者修炼。

        云中子听闻后方传来的响声,急忙转过身来,语气急切地问道:“爹爹没事吧!?”

        红云揉揉后脑勺,苦笑几下后,对着云中子温柔说道:“没什么大碍,你继续,你继续。”

        不过撞了一下,确实没什么大事,他连点痛感都没察觉到,只是脑袋上沾了点泥土。

        云中子见红云没事,这才开开心心迎着朝阳,看似吸收日月精华,实则伸懒腰去了。

        镇元子以神识扫了一眼云中子的背影,对红云说道:“我算了下,地衣再过些日子,内里的灵气便会有所不足。事不宜迟,今天我们就再去一趟北方吧。”

        红云眉头一蹙,不知想到了什么,随后脸带困惑地问道:“道兄现在可以化形吗?”

        镇元子微微一笑,抖了抖树身上部的枝条:“我倒是不必亲自前往。”

        说罢,几根深棕色的粗壮树枝陡然伸长,冲着地面延展而去,逐渐盘旋混合,在地上形成一个柱状木圈。

        树枝在地上发出几道灿烂灵光,没多久,几条树枝缓缓收缩了回去,每一根看上去都好似瘦了几分,而地上则是出现了一个木色偶人。

        这木偶以镇元子的枝条所造,并被镇元子以灵力打磨,脸部呈现出精致细腻的五官样貌来,瞧着与镇元子的道体有七八分相像,只不过脸部都是木纹罢了。

        旋即,镇元子在识海分出大部分神识,将其注入这个半尺高的木偶内部。

        霎时间,这个木偶顿时宛如活物般动了起来。

        镇元子的神识操纵着木偶,以被雕刻出来的嘴巴说道:“这样就好了!”

        以前镇元子就尝试过制作灵物雕刻,雕工还算了得,这个木偶自然是被雕刻得活灵活现的,更不用说如今是他自己的神识在操纵着,看上去煞是逼真。

        将这么多神识注入木偶后,镇元子又将心神都放在这一部分神识后,木偶会便以他的意志来行动,直到神识耗尽才会消停。

        红云沉默不语,目不转睛地盯着镇元子的木偶半晌,总觉得哪里有些奇怪。

        随即红云拍拍脑袋:“我知道了。”

        说罢,红云挥袖一甩,洒出片片绚烂的红光聚集在光秃秃的木偶上。

        转瞬间,一件火红色的小型道袍披在了木偶身上。

        镇元子不由地汗颜了片刻,这又不是过家家或者玩手办,木头人需要什么衣服呢。

        为木偶穿上衣服后,红云又问道:“道兄要……以此来控制地书镇压地脉?”

        镇元子摇了摇头,答道:“木偶内只有神识,没多少灵力,也不适合用来镇压地脉。我只打算先把之前正在镇压的那条地脉给镇压掉,拿回地衣以防万一。至于其他的地脉,便等我完全痊愈后再去镇压吧。而那条地脉我也只剩给它收个尾了,你来替我操纵地书镇压完即可。”

        那条地脉的重要部分都被镇元子处理完了,只差一丝丝功夫便能结束,只要镇元子的神识将地衣的控制权稍稍开放一下,再教红云些手法,将那剩下的做完就好了。

        甚至不必是红云,其他万寿山的小妖也可以替镇元子做完,镇元子选择红云也就是为了借红云的修为速战速决,毕竟小妖们修为越低的,所需要的时间也就越久。

        镇元子解释完后,红云一脸了然,随后便抱起了镇元子神识寄身的木偶,走到云中子身边,将他们要出门一段时间的消息告诉了云中子。

        ;            云中子挺黏人的,但也许是生出灵智后有很长时间里他都是独自在人参果园玩耍,习惯了没爹的生活,对两人出门倒没什么抱怨,也不曾哭闹着要带着他出门。

        红云欣慰地摸了摸云中子的脑袋,虽然云中子的脑袋是他变化出的枝叶,但是摸起来还是云朵的松软蓬松之感,挺舒服的:“我们很快就回来,你先跟着各位五庄观的师兄师姐们一些日子。”

        云中子乖乖地用白色枝丫点了点头。

        而后镇元子通知清风明月和庭院里的花草童子们照顾云中子,红云又存了许多云彩型糖果在他们手里后,两人便风驰电掣着出了万寿山,驾云飞向了北方。

        由于镇元子注入木偶里的神念是消耗品,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不断消失,并且就算只剩一条小尾巴,想要镇压完那条地脉也需要个几年时间,小小一个木偶是断然撑不了那么久的。

        因此镇元子出了万寿山后,便将神识先锁在木偶内,节省下来神识的损耗,把先前那座山的地址告诉了红云,对红云说道:“我暂时先封闭神识,到了地方之后,你再敲我两下叫醒我。”

        红云嘴边绽放了一个灿烂明朗的笑容,道:“好。”

        说着,红云还轻轻摸了摸木偶没有头发的圆形脑袋。

        镇元子不禁无奈,还真的被当成玩偶了啊。

        之后镇元子不再浪费神识,木偶很快停止了活动,静静呆在红云怀中。

        …………

        “道兄……道兄……醒醒……”

        咚咚两声,是食指背面敲打木材的声音。

        镇元子的神识感受到身躯外的敲打后,须臾之间便悠悠转醒,顺便把四周的环境扫视了一圈。

        木偶还在红云怀里,而他们已然处在那座山的地底下了。

        地下十分昏暗,而红云身前,有一淡黄色的薄烟状物体不断透露出一圈圈光晕,正是镇元子留在此地的地衣。

        地衣牢牢锁住了这座山的地脉,将其固定在此处不能动弹。

        地脉说到底也是一种无形无状的灵气凝聚体,根据每座山的山势不同,地脉则会呈现出各种不同的姿态,但大体上都会比较像是龙蛇一类的形状。

        被地衣锁住,不能自由游走的地脉正无声地发出阵阵抗议,若是撤去地衣后就不去管它,想必地面上会产生无数灾难。

        红云看着地底的景色,叹息一口,说道:“道兄一直以来辛苦了……”

        镇元子看过之后,便将地衣的使用权浅浅开放了些,使得红云也能御使地衣,随即就将一些基础的法诀传给红云。

        这些术法都用不到什么太高深的土行法则,红云粗粗从镇元子这里学了没多久,便能开始给这条地脉收尾了。

        镇元子的神识在木偶里看了几天,红云慢慢上手,地衣也不再只是禁锢地脉,而是开始修理地脉。

        神识毕竟不是元神,镇元子本体在西方,神识却在北方,消耗地那叫一个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不久便呈现出一种类似电器那般只剩一丝丝电量的状态。

        几天之后,见红云在处理地脉上没出问题,镇元子便又一次封锁了木偶的神识,让红云快镇压完了再唤他。

        红云将木偶置于一旁,浅笑着应和了一句,

        …………

        时光不知流逝了多少。

        木偶内的神识快速醒来。

        叫醒镇元子的,不是红云,反而是镇元子的一种古怪预感。

        镇元子环顾四周,他与红云还在地底,红云仍旧尽力操控着地衣,地脉则在地衣下不断改换了形态。

        一切似乎没什么问题,但镇元子心底却不知为何涌上些奇怪的预感。

        镇元子左思右想,却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忽而,镇元子脑中灵光一闪,随即不去计较神识的消耗,放出神识猛地往地面上探去。

        地面上与地脉相对应的那座山里,有几片茂密的丛林坐落。

        镇元子神识迅如闪电般扫过这山后,终于知道哪里出了错。

        早年,他为了镇压地脉时能够避免伤及生灵,让红云将许多生灵都暂时迁移到另一个地方,而眼下这座山也许是因为他离开了些年头,竟然重新有了许多生灵。

        地脉被镇压时会产生剧变,很大可能会导致这座山来几场地震什么的。

        镇元子看到了问题所在,赶紧将神识重新注入木偶,木偶脸上显现出焦急的神色,镇元子对红云说道:“红云,先停下!山上有很多生灵在。”

        红云手中维持着法诀,眸中倒映着地衣散发的黄色光芒,说道:“可是……现在停下就前功尽弃了……”

        镇元子微微一愣,木偶也随之表现出呆愣的神情。

        确实,现在停下的话,不仅是红云现在正进行着的收尾,连镇元子早先处理完的部分,也会因为地脉的自由而功亏一篑。

        木偶的神识视线中,镇元子感到红云身上的气息很是高涨,隐隐有什么是要呼之欲出的感觉。

        都是在紫霄宫听过道的,镇元子骤然反应过来。

        这是……斩尸?

        木偶的木纹渐渐脸上浮现出严肃的表情,木偶本是躺卧在红云一旁的地面,地面上铺着一层云彩,阻挡了灰尘污渍的侵蚀。

        镇元子控制着木偶,让木偶逐渐起身,而后沉声说道:“红云,停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