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集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在洪荒植树造林在线阅读 - 111.采访

111.采访

        红云早些年从昏迷中清醒后,    便从万寿山的童子们得知,    是有个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修士将他和镇元子送回了万寿山。

        似乎是因为当时他利用素色云界旗在旁边那座小山上造出的屏障还留存了一点点,    那位修士就以为那座山上的生灵与他们也是一伙的,一个顺手便将眼前这条鲤鱼精和那食铁兽一族都给打包交给了万寿山。

        而这只鲤鱼精和那只食铁兽的族长在万寿山晕头转向的时候,    则不知为何入了杨眉的青眼,竟然被杨眉收了做徒弟。

        只是……

        红云看着鲤鱼精在酒坛里进气少出气多的状态,    赶紧收敛了嘴角微小的弧度。

        方才红云将这酒坛子绊倒了片刻,此时地面上还有一片深色的水迹。

        庭院中顿时弥漫着一股浓郁撩人的酒香,远处那些化为本体在庭院中修炼的花草童子们,都随着这股酒香摇晃了起来。

        红云的鼻尖不禁抖了一抖,    闻了闻这扑面而来的酒气。

        只要在万寿山待过些年头的小妖大仙,基本上都能做到闻一闻这酒香便判断出此酒是何品级。

        红云闻过后,略微皱了皱眉,向一旁的阡昆探了几眼。

        阡昆已然在不远处醉晕了过去,他正抱着一棵灵木呼呼大睡着,    毛绒绒的脚掌还时不时触碰一下一罐空荡荡的坛子。

        这灵酒好似已是中品灵酒了,    而这两只小妖连化形都化不了,    杨眉让他们这样一直喝酒……真的没事吗?

        红云轻轻一晃衣袖,扇出几到劲风,    倏忽间就将那一滩酒水给清理了个干净。

        杨眉此时不在这里,红云看着两只小妖晕乎乎的模样,眼中带了些疑惑,    向状似还有点意识在的银洋开口问道:“咳……银洋师侄,    你还受得了吗?不如我将你移到河里去?”

        酒水中的鲤鱼似乎在坛子里打了一个滚,    黑白两色的鱼尾陡然在平静的酒液中拍出一个个旋儿。

        银洋张了张鱼嘴吐出几个泡泡:“多谢真人……不过不必了,我在这里挺好的。”

        红云狐疑地望了望树下浑然不知梦到了什么的阡昆,道:“你是担心你师尊会怪罪吗?若是如此,我替你们说几句即可,杨眉最是心善,想必他也会体贴……”

        鲤鱼精顿时吐泡泡吐得更勤快了,忙道:“不用不用!真的不用!”

        说罢,鲤鱼精连忙向红云解释了一番。

        两只小妖最开始的时候,被杨眉如此这般地泡在酒坛子里,的确是很不好受,每天都是过着神志不清的日子。

        两妖那时便经常后悔,他们怎么就识妖不清,稀里糊涂地就拜了师。

        不过几年时间过去,这种奇异的修炼方式的好处便一步步体现了出来。

        一个刚刚生出灵智的小妖,他的修为若是连地仙都没有达到,这时小妖吃了一颗人参果这样的宝贝的话,就能在几息之间做到修为连涨。

        但这样的坏处也很明显,那就跟嗑丹药得来的修为差不多,始终不是自己一点一滴练出来的,是一种拔苗助长。

        这个小妖修为上的根基就会比较浅,实力也不能与表面的境界相匹配。

        可根脚不怎么样的妖精如果一步一个脚印,脚踏实地的去修炼,修炼的速度又会太慢了。指不定还没修炼到寿命悠久的地步,就要先死于大限了。

        因此最好的修炼方法,就是一边打好扎实的基础,一边利用一些适度的天材地宝去辅助修炼。

        很多妖精便是钻了牛角尖,有的觉得要独自修炼不管外物,有的想要吃些灵物投机取巧,做到一步登天,殊不知其中也有隐患。

        而这也是为什么师徒这个绑定关系能在洪荒大行其道的原因。

        修为高深,对修炼体悟颇多的师父就能帮助徒弟少走很多弯路,同时还能提供很多灵物给徒弟,让徒弟不必为修炼资源发愁。

        据鲤鱼精描述,头几年他们两只小妖还没适应,可如今适应下来后发现,自己的修炼速度那是蹭蹭蹭地在涨啊,而且他们的基础甚是牢固,一点也没有什么轻浮的现象。

        杨眉虽然从未在修炼心得上指导他们,但光是让他们一个劲地喝灵酒,居然就能让他们的修炼速度与原先相比起码快了三倍不止。

        其实这也不难理解。

        杨眉和万寿山小妖们酿的灵酒中,灵气十分充足。

        而两只小妖吸收了灵气之后,却要动用灵气去化解酒力,以至于让自己努力保持住清醒的状态,一个个循环下来,那些灵气也在运用中逐步化为他们自己的灵力。

        杨眉提供给他们的灵酒就没断过,几年下来,两只小妖的身体都快本能地记住这个灵气循环了,只要继续锻炼下去,说不定不必如何费心,就能做到一直修炼的状态。

        &nbs    sp;    再修炼几年,他们两个就差不多能化形了。

        鲤鱼精在酒坛子里感动地摇摆着尾巴,说道:“直到现在,我才明白师尊为何一日也不曾让我等懈怠。师尊对我们两个如此煞费苦心,我们怎敢偷懒,让师尊失望呢。”

        红云听得惊奇:“原来如此,杨眉这般教法却是新颖,我先前倒是有些误会他了。”

        鲤鱼精得意洋洋地赞同道:“是啊。师尊也真是的,都不给我们解说一番,只让我们自行体会。倘若换成些愚钝的妖精,恐怕就理解不了师尊的苦心了。”

        红云敬佩地点了点头。他本还以为杨眉此番收徒只是玩闹性质的,原来杨眉心中已然是有计划的了。

        忽而,鲤鱼精骤然想起了什么,在酒坛中对红云微微点了一点头,道:“自进了万寿山以来,我等便埋头于喝……浴酒修炼,还未曾找真人郑重地道过谢,还望真人海涵。”

        红云愣了一会儿,言道:“谢我什么呢……”

        鲤鱼精在酒水中露出了点头,道:“先前要不是真人护住我等一山生灵,今日恐怕就见不到真人了。”

        红云闻言,心情顿时低落了几分。

        他苦笑几声,勉强扯了扯嘴角:“要不是我,你们又怎么会遭遇横祸呢……”

        银洋在酒中歪了歪头:“可是若没有真人在,早在那几位大能斗法时,我们就被烧成灰烬了呀。”

        第一波法术余波袭来时,山中除了红云,应当没有哪个小妖能挡的了。即使那一小簇业火不会烧光那座山,许多妖类还是会被卷进去。

        他们这些小妖见识浅薄,不懂业火的原理,但光凭肉眼看也能知道这火威力非凡。如果没有红云为他们挡了几下,山中不知多少生灵要被夺去生命。

        修为高的修士斗法,总会波及万千。

        红云的心情依旧低落,也没有说什么话。

        见状,银洋小心翼翼地问道:“不知真人能否告诉我,那时候是发生什么事了呢?”

        他们几个妖精对那时外界的情况都是不清不楚的,来到万寿山之后也没知道多少来龙去脉。

        红云叹息一口,随意找了块地坐了下来。

        他的思绪颇为繁杂,红云坐着略微收拾了一下情绪,这才将事情的经过简略地描述了一遍。

        这些事情也算不上什么机密,红云大略讲完后,银洋已是一副头晕眼花的样子。

        虽然这鲤鱼精在酒坛子里本就是一副咸鱼的状态,不过如今却是心神上的眩晕。

        银洋震惊地说道:“大能之间都是那么复杂的吗。”

        抢劫,偷袭,斗法,好厉害的样子。

        红云挺见银洋那迷茫的语气,不免被其逗到了。

        银洋回过神来,疑惑道:“真人是被那几位大能伤了心吗?”

        红云缓缓摇了摇头。

        他真正在乎的,是镇元子受伤一事。

        红云抿了抿嘴,又是叹了一口气,道:“你说,我当初要是不去插手的话……要不是我……”

        银洋一时间不知该怎么说,转了转身子思索片刻后,开口问道:“真人和那几位大能曾经很熟吗?”

        如果是被昔日友人在背后捅刀子,那他真要为红云气炸了。

        红云浅声道:“那倒没有……见过几次,知道名字罢了。”

        无论是冥河和鲲鹏,还是接引或准提,他都是在紫霄宫听道那几次粗粗见过几次面罢了。他们见面的次数加起来还不够两个手掌。

        银洋犹豫了半晌,随后用一种很小的音量说道:“如果我是那两位被抢的大能,我会很感激真人前来相救的……当然,我绝不会对真人动手的……真人也不过是不知那几位大能修士的心思罢了,希望真人不要责怪自己……”

        旋即,银洋又说道:“况且……有时候我在河中游着游着,便会见到不少鲤鱼妖被更大的鱼妖所追赶……我也不认识他们,可若是见到了却又当做没看到,我总会觉得自己……虽然大家都在抢着食物……这和真人所说的自然全不相同……可是……”

        鲤鱼精似乎觉得自己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才好,一直吞吞吐吐的,又或许是灵酒的酒力上来了,口中的话语慢慢变得模糊不清。

        很快,鲤鱼半个身子浮在水面,眼珠子里满是白色,大约是被醉倒了,毕竟刚才他每说一句话都要饮下很多口酒水。

        红云听了,愣了片刻,倒是觉得这小鲤鱼和镇元子所说的有些异曲同工之处。

        适才在庭院里弥漫着的酒味慢慢只剩下眼前的一小块,远处的花草童子们的本体此刻也舒展了开来。

        红云眯了眯眼,陡然拍了拍衣袍,施施然起了身,准备回火云山去。